重看这部电影,是迎接《信条》的最佳方式
时光策划 2020-07-17 09:24:18
     时光网特稿 2010年7月16日,电影《盗梦空间》在美国正式上映,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10年。



      《盗梦空间》诞生的时间介于《蝙蝠侠:黑暗骑士》和《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之间。如果说《蝙蝠侠:黑暗骑士》让全世界都知道了克里斯托弗·诺兰,那么《盗梦空间》则培养了国内的第一批“诺粉”——《盗梦空间》是诺兰第一部在内地大卖的电影(《黑暗骑士》2008年未引进)。

中文版预告片

      诺兰是几乎从不失手的导演,在他的履历表上,《记忆碎片》《致命魔术》《黑暗骑士》《星际穿越》等片都堪称经典。但最受中国观众爱戴的,还是《盗梦空间》。

      在时光网和豆瓣,《盗梦空间》都是诺兰观众评分最高的导演作品。在IMDb,《盗梦空间》是评分仅次于《黑暗骑士》的诺兰作品。如果考虑到《黑暗骑士》著名的刷分事件的干扰,《盗梦空间》也几乎是全世界观众最喜爱的诺兰电影。



      《盗梦空间》极致的吸引力来自哪里?如今回看这部电影,依然有很多“未解之谜”。

      如果用一个关键词形容《盗梦空间》,很多人会选择“烧脑”。

      相信很少有观众可以自信地说出“第一遍就完全看懂了这部电影”。甚至连主演都表示在表演时糊里糊涂。

      主演之一玛丽昂·歌迪亚就曾回忆:“我跟里奥(小李)见面之后一起为电影做准备的时候,我们问对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能理解这些东西吗?’我们一致认为我们都不理解,即便我已经读了20遍剧本。”



      当然也有专业人士对这部好评如潮的电影不屑一顾。《盗梦空间》甚至被Variety评选为2010年代最被过誉的十部影片之一。

      当时Variety给《盗梦空间》的评价是:“但凡如果你读过潮水般的好评,你会误以为这部电影是很有意义的。但它不是。试图分析梦的各种空间会让你的大脑乱成一团,因为这些逻辑其实是以最肤浅的方式得出的。然而尽管《盗梦空间》在讲述的故事中有许多让人混淆的漏洞,但它有足够吸引眼球的特效、以及那个旋转的陀螺。”

      《盗梦空间》真的有那么难懂吗?十年后的今天,你是否还会被它的逻辑绕晕?



      最近,时光编辑部的编辑们又重看了这部电影,继而尝试重新评价这部电影。不得不说,《盗梦空间》是一部复杂的电影,十年后对于它的理解仍然充满争议。这也侧面证明了这部电影留给我们的“遗产”依然有待挖掘。

      十年之后,“《盗梦空间》式的电影”已经成为一个形容烧脑电影的流行词汇,但却再没出现一部与《盗梦空间》等量齐观的作品。

      “诺神”的高峰还是要“诺神”自己翻越。



正式中字预告

      在看了几款预告依然对电影要讲述的内容一头雾水后,全世界的影迷开始相信,即将上映的《信条》将会是比《盗梦空间》更烧脑、更充满想象力的电影。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重新讨论《盗梦空间》,无疑是迎接《信条》的最佳方式。

      外媒甚至脑洞大开把《盗梦空间》和《信条》的剧情连上了:《信条》中罗伯特·帕丁森和伊丽莎白·德比齐两个角色,可能就是《盗梦空间》中“小李”的两个孩子。参演了《盗梦空间》,现在又参演了《信条》的迈克尔·凯恩,会不会延续他的角色,饰演两个孩子的爷爷?

      好吧,一切皆有可能,到时看不明白就多看几遍。

回忆:十年前看《盗梦空间》的感受还记得吗?

老羊:《盗梦空间》片名翻译得有意思,刚开始叫《奠基》,回过头想还是挺有意境的。但如果要准确性的话,翻译成《植梦空间》似乎准确,但在商业上却没有噱头了。

      因为《黑暗骑士》珠玉在前,上映前国内影迷圈和媒体圈都很期待。影片7月海外上映,国内没定档的时候,大家还讨论过要不要去香港看。

      我记得自己在中影试片室看的试映,坐第一排,国语配音让我不用分心看字幕,基本都看明白了。当时感觉太牛逼了,脱口而出的评价是“有想法,有办法”,诺兰将一个游戏通关式的高概念电影(想法),用声画语言(办法)让影迷和大众都能享受其中。



怼怼:我是在石景山万达IMAX厅看得英文配音版。看到最后陀螺旋转然后画面一黑,全场观众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鼓掌,观影氛围很好。

      和这种体验类似是在影院看《猩球崛起》,凯撒终于开口说出那句“NO!”时,全场观众也是忍不住惊呼。这就是在电影院集体观影的乐趣,也是我怀念电影院的原因。

迪通拿:当时我还没结婚,一起看《盗梦空间》那人当时在追求我,但看完后发现我们对电影的理解有很大分歧。

      应该说第一遍看完后,我们两个人都有不懂的地方,有很多争执,尤其是关于第四层梦的。这种电影看完后不会让人产生浪漫情绪。

      后来我研究影评研究了很久。我觉得我懂了,但和我朋友的理解依然有分歧。当时想,可能这种电影就是没有固定答案的。

      前几天我又看了一遍,开始疑问“这有什么可看不懂的?”



飒飒:2010年我刚去武汉上大学,当时是亲戚带着我去玩,顺便看了电影,就在光谷商区。

      电影上映前,豆瓣突然火了,很多人写长评,写得很高深。所以没看之前,我就留下了印象:这个电影不简单。

      我虽然先通过影评,大概了解了电影的内容,但看的时候还是觉得脑袋疼,有很多很难理解的地方。为了防止看不懂,全程认真看,搞得很紧张。亲戚看完后也说没看懂。



小猪刘佩奇:当时是和宿舍的室友一块去看的,晚上回来宿舍都熄灯了,几个人还躺在床上讨论剧情。

      记得很清楚的一个点,有个室友一直在分析结尾的陀螺有没有停。我当时说,导演故意不让观众看到陀螺停没停,是一种噱头。这是电影,不是现实,导演和编剧想怎么编都行,没有固定答案。那个室友听了还不太高兴。



疑问:小李回不了美国,儿女为何不能出国?

怼怼:电影中有一个非常核心的设定:小李被警方追捕,不能回美国,为了回美国看自己的孩子,他才参加了渡边谦的行动。但反过来想,小李的孩子为什么不能出国和父亲团聚,这样不就不需要再铤而走险了吗?

老羊:可能是怕警方顺藤摸瓜找到小李。



小猪刘佩奇:去一个和美国没有引渡条例的国家就行了。电影里小李就是这么去的法国。

甄甏甏:强行解释的话,可能是小李的岳父岳母记恨他还是自己的女儿,不同意外孙外孙女出国吧。

老羊:关于《盗梦空间》,外网吐槽比较集中的一点是,这部电影又出现了诺兰电影的通病——太多解释。

甄甏甏:毕竟是商业片,不能弄成《穆赫兰道》、《记忆碎片》那种独立电影。



怼怼:电影里,诺兰让小李打造一个盗梦小队,就是为了解释游戏规则。比如引入艾伦·佩吉,就把造梦的规则解释了一遍、把汤老师、药剂师拉进来时也是如此,每引入一个新角色就进一步解释了游戏规则。

迪通拿:玩一个游戏,前面一个半小时学习规则,如果游戏好玩就觉得值,反之就特无聊,就像桌游一样。



小猪刘佩奇:小李的表演还是一块短板,他还是只习惯崩溃式表演法。

老羊:小李表演时常常用力过猛。他拍《被解救的姜戈》时,有一场戏,他把杯子摔在桌子上,割破了手。但其实剧本里并割破手的情节,小李是真的用力过猛,割破了自己的手。

树上的小李:电影中的动作戏比较平庸。从《黑暗骑士》就可以看出,动作戏并非诺兰的强项。而《盗梦空间》动作戏更突出的问题是有些场景选择得不好,比如城市和雪地的场景,都太过平常,无法和梦境匹配。


怼怼:诺兰曾经说过,雪地那场戏是为了向《007》致敬。选城市的场景是他希望拍一场发生在太阳雨中的动作戏。

树上的小李:在这样一部烧脑的电影中,动作戏属于纯娱乐的部分,更应该在画面上下功夫。结果几场戏有点蒙混过关的意思。当然这属于苛责,只是对诺兰这样的导演要求就应该高一点。

老羊:《致命魔术》当年没赚钱,诺兰吸取了教训。《盗梦空间》加大投资到1.6亿美元,相应地加入很多动作戏,容易吸引观众来看。另外,动作戏也是给观众大脑休息的时间。



遗产:中国有了“诺粉”,小李有了表情包

老羊:《盗梦空间》在中国上映,直接促成了“诺粉”在中国的形成。

      《盗梦空间》9月1日相对比较最冷的档期上映,国内票房4亿多,而2010全国票房才100多亿,有这样的表现非常难得。

      “诺粉”形成后,也奠定了诺兰在中国的票房基础。后面的《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星际穿越》票房都不错。



怼怼:电影中汉斯·季默的配乐很精彩,尤其是那种那种强烈的节奏音,仿佛来自上帝的雷声。

汉斯·季默在科切拉音乐节演奏《盗梦空间》配乐

      汉斯·季默的配乐题名了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也对之后动作片、科幻片的配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大家争相模仿。

甄甏甏:《盗梦空间》出来后几乎没有跟风作品。把烧脑电影拍成商业大片,目前基本上只有诺兰能做到。

老羊:诺兰作为类型片里有追求的导演,在《盗梦空间》里实现了独立电影和商业大片玩法的结合。大银幕需要诺兰这样的导演。



怼怼:电影还贡献了多个小李表情包。

小猪刘佩奇:诺兰的电影回头看故事都很简单,但第一次观影时又会觉得很复杂。这是诺兰的特色,他善于用复杂的方式讲述简单的故事。这样的商业片让观众没有走神的机会。

      诺兰尤其善于多线索叙事,《盗梦空间》里多层梦境的设定与诺兰的风格特别合拍。相信《信条》也会是多线索叙事的玩法。



老羊:诺兰的电影里有很多关于电影本体的隐喻,《致命魔术》告诉我们电影就是魔术,《盗梦空间》告诉我们电影人就是造梦者。



诺兰亲自为《盗梦空间》答疑

      关于《盗梦空间》的诸多疑问,诺兰曾经亲自做过一些解读,看看诺兰想的和你想的是否一样。

1、电影结尾,柯布(小李的角色)回到家,终于看到自己孩子。但孩子们好像没有长大,他们在电影中一直穿着同样的衣服,这显然是一个梦?

诺兰:结尾孩子们穿的衣服和之前的不一样!而且他们长大了!我们是用了两组小演员分别拍摄的。



2、影片结尾,柯布转起陀螺,当画面黑屏时陀螺仍在转动。所以陀螺并不重要,关键是柯布看到了孩子的脸?

诺兰:非常重要的是,最后柯布并没有去看陀螺,他不在乎了。

3、观众必须“迈出相信的一步”,诺兰运用模棱两可来作为讲故事的手段,电影结尾的答案不止一个。

诺兰:哦,不!我已经给出一个答案了……



4、柯布开始组建他的团队并训练阿里亚德妮如何造梦。各个角色都符合“关于拍电影的电影”的解读:柯布是导演,阿里亚德妮是编剧,齐藤是制片人,伊姆斯是艺术指导,费希尔是观众。

诺兰:我没有有意想拍一部“关于拍电影”的电影,不过我确实为这种有创意的解读所吸引。

5、《猛鬼街》和《黑客帝国》有没有给《盗梦空间》灵感?

诺兰:这两部影片都给了我很多灵感,《猛鬼街》对梦境和现实的诠释让人惊叹,老版影片很恐怖。但我希望在自己影片中加入规则,使观众能够信服。

      《黑客帝国》也给了我很多灵感,因为他的中心内容与《盗梦空间》相似,那就是我们怎样才能确定周围的世界是真实的。《黑客帝国》后出现了很多影片也探讨关于这个问题,例如《极光追杀令》、《异次元骇客》等等。我之前导演的《记忆碎片》也是其中的一部。我确实得到了这些影片想法的启发,但是在《盗梦空间》中,我想做跟《黑客帝国》相反的设计。



6、《盗梦空间》有受到今敏的《红辣椒》的影响吗?

诺兰:我没有看过他的作品,但是有观众看过《盗梦空间》后跟我提起过他。现在我对他和他的作品很感兴趣。

7、有人说影片涉及到很多角色,但解释游戏规则就花了1个多小时,角色没有很好地被表现。

诺兰:我认为这是见仁见智的事情,我们要在角色表现和剧情之间找到平衡。我感兴趣想拍的电影,是那种世界和角色互动的故事。我是个犯罪小说迷,我喜欢那种角色在游戏规则中,随着故事发展来展开他们性格特征的手法。



8、你知道这部《Inception》在港台大陆有三个中文译名么(全面启动、潜行凶间、盗梦空间)?如果要你再选一个片名,你会选择什么名字代替Inception?

诺兰:我从没想过换另外一个名字,因为对我来说Inception概括了整个影片的中心内容。我们曾为影片起名Extraction(萃取),也就是影片中所说的盗取信息,也许这个片名会更容易被观众理解,但是观众就会错过我想向他们传达的重要信息。



9、也许你会觉得诺兰在解读观众的疑问时还是有所保留,那么请看在片中饰演小李岳父的迈克尔·凯恩的终极解读。

迈克尔·凯恩:“当我拿到《盗梦空间》的剧本时,我有点困惑,我对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说我有点分不清这里面说的现实和梦境。到底,哪些时候是梦境,哪些时候是现实?导演回答我说‘嗯,当有你出现的情境,就是现实。’所以,明白了吧——如果我在里面,那就是现实。如果我不在里面,那只是个梦。”

  影片的结局让柯布回到了美国,最终柯布摆脱了所有针对他秘密指控,并让他与孩子们团聚。他也见到了由迈克尔·凯恩扮演的岳父。

全部评论

时光网官方认证机构

7

39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