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缉魂》张震与导演——今年院线新片的第一个大惊喜

2021-01-17 20:54:35 来源:Mtime
时光策划 发布的文章
缉魂

缉魂(2021)

7.4

类型:剧情

时光网特稿 整个一月份的院线片乏善可陈,几乎没什么能打的,但是本周五上映的张震新片《缉魂》却是个例外。提前看过片的时光君直到走出影院,还久久沉浸在这种“震惊”的情绪中。这部包含悬疑、犯罪和软科幻元素的电影,会不会是本月院线新片的最大惊喜?


  《缉魂》给时光君印象最深的,就是反转。在这部电影中,不到最后一分钟,你完全猜不到影片最后的结局,(下文含轻微剧透,不涉及关键情节。)这显然是来自导演的精心设计。该片由导演程伟豪执导,可能大家对这个名字还稍显陌生。不过,他的过往作品确实是成色不俗。2017年的《目击者之追凶》,是近年来评品最高的华语犯罪悬疑片之一,在国内评分网站斩获8.2分的高分。在之前的作品中,程伟豪导演已经体现了他对于悬疑类电影纯熟的驾驭能力。

 

缉魂
时光评分 8.0
124分钟 - 剧情 2021年1月15日中国上映

  这次在《缉魂》中,导演再一次把“悬念”玩弄于股掌之中。他试图先用充满迷惑感的各种细节,把观众的好奇心拉满,然后让大家体会到“层层反转”的烧脑快感。《缉魂》的剧本,根据作家江波的科幻小说《移魂有术》改编。原作以“近未来”的人脑复制技术为背景,所以影片的故事设定在距今不远的2032年。


  一开场,我们就看到了一宗豪门谋杀案。身患癌症、卧床不起的王氏企业董事长王世聪突然被杀害,案发地点位于山中的王氏豪宅,他死得蹊跷。王世聪早已病入膏肓,为何有人要来杀一个将死之人?究竟有什么企图?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似乎都逃不开嫌疑。现任妻子李燕,遗产第一顺位继承人,她和王世聪毫无感情,只为传宗接代,被“挑选”进了王家。

王天佑

 

  儿子王天佑,因为母亲的缘故,对父亲憎恨入骨。饰演儿子的演员林晖闵,是曾经和徐娇一起演过《星空》的男孩。前妻唐素贞,与王世聪感情不和,此前在王家大宅的阳台自杀身亡,心心念念想报复丈夫。公司合伙人万宇凡,遗产第二顺位继承人,他和王世聪两任妻子的关系,似乎特别亲密。他俩曾经是合作伙伴和挚友,如今难道成了情敌?还是另有其他的隐情?


  由张震扮演的检察官梁文超(阿超),和张钧甯所扮演的刑警妻子阿爆,是影片中的另一组重要人物。阿超和王世聪一样,身患癌症。他知道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而妻子阿爆(张钧甯 饰)却刚刚怀上两人的孩子。为了给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多攒点钱,阿超带病工作,接下王世聪的案子。随着探案的逐渐深入,阿超一家和王世聪的家庭形成了某种奇妙的呼应和联系。

   同样是被病魔死死纠缠,他们会做出怎样的反击?王氏企业专注于研究“RNA神经元计划”,试图进行“人脑复制”,但又陷入争议被叫停。阿超的身体每况愈下,阿爆拼尽全力想要延续丈夫的生命。在预告片中,我们看到了两个人的激烈交锋。病床上的阿超面对妻子,眼里全是痛苦,“你真的不用这样做,我活得一点都不快乐。”


  我们熟悉的张震,身为演员的拼命人尽皆知。这一次为了演好这个癌症病人的角色,张震暴瘦24斤,瘦到面颊凹陷,青筋暴起。他的四肢甚至瘦到皮包骨的状态,活生生变成了中国的“弹簧人”贝尔。外形的巨变,让张震呈现出“形销骨立”的病态模样,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不仅仅是体重的下降,他还和导演主动提议加入光头的造型。只为体现出“阿超”在患癌的不同阶段,整个人的状态是不同的。

   张震的表演细致入微,比如当阿超和嫌疑人对峙的时候,他的眼神努力保持着检察官的威严。但支撑在腿上的双手,却忍不住微微颤抖。他努力交叉手指,想抑制这种虚弱的颤抖,但却是徒劳的,因为久病缠身,手上遍布着病态的斑点。仅仅这一个镜头,张震就充分展现了人物身上丰富的细节。


  在与时光网的访谈中,张震聊到了自己花了三个月,分成三个不同阶段,每个阶段一个月的减重过程——第一阶段主要是多吃蛋白质多做重量训练以增肌;第二个阶段吃的东西骤减,重量训练要变成有氧训练;第三阶段吃得比之前还要少,并且运动量也减了下来,以减少肌肉含量,更贴近癌症病人虚弱身体的状态。

  在与记者的访谈中,导演程伟豪提到,一早写剧本时,他就是按照张震的形象塑造了“梁文超”检察官的样子。写了第一稿之后,导演想要碰碰运气问问他,没想到张震不仅欣然同意加盟,对于导演提出“减重20多斤”的要求也当即答应,两个人算是一拍即合,打造了也许是2021年的第一部佳片。

 

  片里有一句台词,令人印象深刻:“事情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缉魂》全片的精髓,都涵盖在这句话之中。每当你觉得看懂了,觉得这个人嫌疑最大的时候,后面的故事情节总能打翻这个推理。而到了最后,“生存还是毁灭”,全片回归到一个哈姆雷特式的终极问题。家财万贯的企业家,以及刚正不阿的检察官,他们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呢?

  至于影片的结局,时光君只能说,主角们是在左右两难的选择题上,做出了脑洞大开、但符合人性的选择。这个结尾不仅仅是震撼,而且是令人“细思恐极”的。看到最后,当受害者和犯罪者的界限不再分明,人物也不是非黑即白的。在极端的条件下,人性的弱点会被无限放大。

 

  在影片后半段,导演试图探索在大脑复制的背后,华语片很少有人探讨的伦理问题。按照片中的设定,如果将A的大脑复制到B的身上,那么B原本的思想、意志和记忆就会被抹去,只剩A的大脑。但A和B却可以同时存在,以两副不同的身体。当分身开始在新的身体里面存活,就会有新的人生体验和想法,这时候分歧就产生了。导演想探究的是,复制出来的这个人,还能算是本人吗?

 

目击者之追凶
时光评分 6.9
118分钟 - 犯罪 / 悬疑 / 惊悚 2017年3月31日中国台湾上映

  在时光君的采访中,我们把这个问题抛回给导演,“如果有机会,您会想要把自己的思想,复制到别人的肉体上吗?”导演回答说,“肯定是不会的,尤其是做完这部片子后。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导演还为记者透露说,为了给观众们一个意想不到的大结局,他特意选择了名不见经传的孙安可,来饰演片中实际上最重要的角色“李燕”。他坦言,剧本刚写好时,有很多大咖都想要演“李燕”,但假如许玮甯或者林依晨这样观众们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大银幕上,大家一下就会猜出,这个角色背后一定有猫腻,也就失去了真正反转的惊喜。

 

——张震·访谈实录——


  Mtime:您减重12公斤的过程,能不能分享一下花了多长时间,怎么做到的?

 

  张震:减重的过程是开拍前三个月左右开始启动,大概分成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要增加肌肉量,就是吃的比较好,吃了很多蛋白质,做了很多重量训练,让体重维持在一个差不多比较正常的状况,肌肉量是增加很多的。到了第二个阶段第二个月时就辛苦很多,因为吃的东西突然减少很多,可能从一天的两三千卡突然要降到一千卡左右。然后在运动上面,做重量训练要变成做有氧。我觉得不能吃或吃不饱,对我来讲是最辛苦的,也蛮痛苦的。

 

  大概那一整个月,我每天一天吃两餐,每一餐内容都是吃沙拉,加一点点的肉就是蛋白质,零食吃一点坚果类,喝的东西是一点豆浆,其他就喝白开水。运动量也比较大,做慢跑大概都要三次以上,每次都是一个小时以上。其实运动我觉得还可以,可是吃不饱真的让人比较沮丧。

    第三阶段身体习惯吃的东西比较少量之后,第三个月就要比之前还要再少,本来一天一千卡左右,就要降到一天是五六百卡。那时候身体也比较习惯,但运动就要减少很多,让你肌肉量跟脂肪都一直往下掉。整个过程里,如果体重一直往下降,人都还可以勉强撑得住,可是如果体重一直维持在一个地方,降不下去的时候,就会觉得很辛苦。

 

  Mtime:减肥这三个月,和您的拍摄时间是重合的吗,还是先减再拍?


  张震:其实是先减再拍,我是减了差不多24斤上下的时候开始拍的。因为到了开工的时间,只能维持一定体重,没法再往下掉。需要运动需要活动,体重才会掉,开工之后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做这些运动。虽然我自己觉得没有到达自己很满意的效果,可是对大家来说,还是有跟之前不一样的反差。

  Mtime:您自己不够满意吗?


  张震:我尽力了,我觉得效果还是最重要,因为演身患癌症的检察官,他主要给人的感受是要有病态的体态。导演也会用一些巧思和效果,让观众朋友可以感受到,这个人是真的身体非常虚弱。

 

  Mtime:您减重花了三个月,恢复到正常体态花了多久?

 

  张震:我那个时候最瘦是减到120多斤吧,然后我恢复到130多斤是大概过了半年,现在这半年基本上快要恢复到拍摄之前,正要开始减重的那个状态。

   Mtime:哇,等于说是增重要比减重时间更久,是因为更难吗?


  张震:也没有吧,我觉得可能是难得瘦下来,就希望身材好一点,继续保持下去了……没有,我开玩笑啦,因为在减重过程里,你吃的东西很少,虽然很想吃,但胃口其实并不是很大,需要慢慢再把它养回来。

 

  Mtime:我看到您是不是也对癌症病人做了相关的研究,因为会有下意识敲腿表示腿麻了的细节,这是您之前做过准备吗?


  张震:这也是跟导演一起讨论出来的,当然剧本上面写“他腿麻了,所以步履阑珊”,我觉得这很难表演。我怎么让你知道我腿麻?我又不能讲出来“我腿很麻,所以我走不动”,也没有这个台词嘛。所以我就想走的时候敲一敲腿,很直接一个很简单的动作。我会把剧本里的一句话,变成电影里的一个形容词,用一个动作带过,观众可以接受到这个信息,我觉得就可以了。

《一代宗师》剧照

 

  Mtime:为什么想要接这样一个角色,是剧本特别打动您,还是导演怎么说服了您?


  张震:我第一次收到《缉魂》剧本就很喜欢,一方面我自己很喜欢看推理小说,对推理电影也比较感兴趣。另一方面,这个电影不光是类型片,里面探讨关于人性的部分,我觉得写得非常有深度,再加上电影的时空背景是近未来的设定。还有包括程伟豪导演,之前看他的《目击者》,我印象非常深刻,觉得他在类型片里有非常浓郁的风格,就很想跟他合作这个电影。

 

  Mtime:您第一次看完剧本的时候,有没有觉得特别烧脑,没看明白的地方? 


  张震:对,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就像您讲,就是很烧脑。我记得我看完以后,反反复复翻了好几次,整个案件的设计我觉得很神秘,里面的人物关系错综复杂,特别好玩,想要看得更仔细一点,所以翻了好几遍。我们探案的梁文超检察官,跟张钧甯演的我妻子,两个人一起办案,除了这样的关系,里面嫌疑人之间的关系也扣得很紧密,很满足推理迷的需求吧。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Mtime:能不能分享一下,片场上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事情。


  张震:有一场戏我觉得印象蛮深刻,就是要去捉王天佑的过程。其实通常检察官不会直接参与办案的过程,但是梁检会主动参与。这个地方场景和整个安排都很有神秘感,作为一个比较冷静的检察官,在这场戏中他的角色是什么?因为他平常办案可能是在办公室比较多,隔着双面镜观察嫌疑人。可是他真的要亲自捉犯人时,会让人脑洞大开,有很多想象的空间。

 

  Mtime:和张钧甯合作的时候,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戏?

 

  张震:我跟她合作有几场戏都蛮喜欢的,其中一场戏是在梁检的办公室里,第一次讲到他过去的成长背景,也透露出他和妻子阿爆之间的关系。我和张钧甯看剧本的时候也觉得,随着案情的发展,在心理状态上,这场戏也蛮重要。我们那天拍的时候很顺利,两个小时就拍完了,我觉得效果也还算满意。

 

  Mtime:接下来还有什么自己没有做过的,想要做的挑战吗?

 

  张震:没有做过的挑战其实蛮多的,如果有机会可以饰演动漫人物,我也会很开心。

 

 
——程伟豪·访谈实录——


  Mtime:为什么想要用“人脑复制”这个技术,它作为影片的背景设定,有没有参考了现实生活中的某种真实的技术?


  程伟豪:一开始看到江波的轻科幻小说《移魂有术》,复制大脑RNA制作出来的粉末,可以作为人脑复制的技术,这件事情我非常感兴趣。跟江波老师碰面之后,跟他询问过这个技术,后来我自己在正式开始撰写剧本时,做了调研,特别问了真实研究院里,RNA/DNA相关的专家与博士,电影里面的这种技术是有可能在现实世界中真实发生的。


  现实状态是,人类现在还没有办法完全克服粉末在脑中的稳定性问题,就是简单讲,如果你现在被复制成唐素贞(张柏嘉饰),可能半个小时粉末在体内消耗完了,就会回到原本的状态。这也是我为什么想把整个电影设定在近未来,我觉得未来有点像《黑镜》那样,人类的一些医疗科技已经更进步,有了更突破性的发展。

《绣春刀》

 
  Mtime:为什么想要用张震来演梁检这个角色呢?


  程伟豪:之前有留意过《绣春刀》里的张震,我个人的原因非常肤浅,觉得他特别帅,追凶、办案的神情和状态都非常好看,而且很有演员魅力,演什么角色都会有一双很会说故事的眼睛。所以在写《缉魂》剧本时,一开始就是按照他是梁文超检察官的角色来写的,写了第一稿之后就想,不然碰碰运气去问问他。

 

  结果没想到他看完之后自己也蛮喜欢的,然后一拍即合。当然在这个第一次碰面的过程里,除了他很有意愿之外,还问了他愿不愿意接受一些挑战,比如说有没有可能减重20斤,然后有没有可能剃头。他也都还蛮愿意接受挑战,所以就往下真的进行下去了。

《目击者之追凶》

 
  Mtime:您最开始说因为喜欢他帅,但这个片子里面可能更多展示的不是他帅的一面,而是很多观众完全没有见过的一面,这是刻意而为之吗?


  程伟豪:没错,帅的这一面现在电影里还是有的,但后段的时候,不管是张震也好,或任何演梁检这个角色的演员,对他最大的挑战是,你会看到一个迥然不同的人。不管是减重的成果,或者是癌症病人越来越身体失能的那种不堪状况,都是蛮大的挑战,这也会让他更有兴趣想要尝试。


  Mtime:梁文超这个角色的前后转变其实是很让人震惊的,您是怎样设计的?


  程伟豪:我们也有特别针对他的心路历程,他心境的转换经历了几个阶段,一开始在车上听阿爆讲话,他心里已经埋下了一些种子。到他发现阿爆竟然是为了他做伪证,梁检开始理解到,自己另外一半真正的需求与期待,他开始跟阿爆说,我怕再也看不到你们这样子,作为一个很小的伏笔,但是也不敢做太深或太明显,因为最后结局想要给观众惊喜。

   Mtime:您本人如果有选择的机会,会想要把自己的思想复制到别人的肉体上吗?


  程伟豪:肯定不会,尤其是做完《缉魂》这部片子。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不是因为接受受访,所以讲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我自己在片中也有偷偷讲出一个小观点,就是一开始梁文超检察官在车上跟阿爆提过,这种复制出来的,还真的算本人吗?


  Mtime:影片中有一段分身和本体的冲突戏份,让我很触动。就好像你以为换脑之后他们是同一个人,但其实已经分裂成两个不容的人了。


  程伟豪:对,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因为说穿了,它很像克隆人电影的那种大概念。它并不是常见的意识灵魂转移题材,人只是追求纯粹的永生,它的问题是:当我有一个本体跟分身的时候,分身即便多数来自于本体的思想跟记忆,但分身在新的人生里,已经开始会有新的人生体悟和思考,这一刻就开始分歧了。

   Mtime:其实我觉得李燕是全篇中难度最大一个、最重要的角色,她也需要有口音的转变,需要表现出前后状态的不同。您为什么选择了孙安可?


  程伟豪:孙安可真的是千挑万选出来的,那时候我还特别到内地来看试镜,选角导演试戏的就至少有百人,我们真的很仔细。一开始写完李燕这个角色,坦白说有非常多大咖想要演,但我一开始就很明确跟监制和投资方说,李燕这个角色是观众越不熟悉,越会有惊喜。


  比如说我随便举一个例子,假如是许玮甯或者林依晨来演,你一定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非常大的问题,从自始至终都会怀疑她,她一丁点博取同情的机会可能都没了,那种反转的惊喜肯定也没了。所以一开始就很确定,要选择观众尽可能不熟悉的新演员,而且要非常年轻。那时候孙安可算是脱颖而出,她试镜的时候整体表现非常稳定,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最后就决定选择她了。

孙安可

 

  Mtime:这个片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筹备的?


  程伟豪:2016年开始写, 18年开始有一稿剧本,碰到张震,他有兴趣,选角的过程也是在18年。然后19年开始建组筹备,后期这边差不多又再做了一年,所以现在前后一共做了超过三年半。


  Mtime:拍摄过程中会不会需要有对演员进行保密的部分,不能让他们知道真正的反转?


  程伟豪:我确实有想过你说的这种方式,但是后来发现,当演员够专业的时候,他们其实越了解状况,对我越有帮助。所以在拍摄或前期筹备过程里,我反而会很明确需要对角色关系的建立,就是要大家一起确立这句台词怎么讲,为什么讲这句话,还有故事已经要给观众揭露到什么程度。

   这一次预算稍微多一些,我有导演的任性,全片几乎九成都是用了顺拍的方式。所以整个过程里演员们情绪的酝酿,走到戏剧的时间点时,已经完全可以连接前面累积下的那些能量,从一路有些纷争有些吵架,到互相理解一起办案,到后来身体每况愈下,到最后“原来你为我做到这件事情”,那个时候演员们已经都非常了解这些状态,他们对于情绪的掌握都非常好。


  Mtime:《缉魂》与您之前的《目击者之追凶》,都很喜欢探讨人类的弱点和所谓的“丑陋之处”,是因为您对这个方向特别感兴趣吗?


  程伟豪:坦白说,是我一开始身为新导演,别人还没办法完全确定你的才华或能力,那我就先选择类型片。类型片也有大有小,有些大的像史实、战争片、硬科幻那种,都是格局比较大。可也有一种是小成本,可以高娱乐的,像犯罪、悬疑电影,我先选择了这个方式,于是就开始了这一系列的创作,创作过程里也开始有了一些心得,开始更知道怎么去做东西。


  我不知道能不能算擅长,但确实唯一没变就是,我很喜欢确认故事里头,人的弱点是什么,也就是你所说的“丑陋的地方”。好人也有邪恶,坏人也有情有可原之处,这些东西都是我在每一个电影创作过程里,一定都会特别去思考的。它放在虚拟电影、犯罪电影这种以谎言和真实为大幕的电影里,格外重要。

 

作者:隐饮

记者:甄甏甏

编辑:甄甏甏

关键词:   视频缉魂张震程伟豪专访

编辑:甄甏甏

(隐饮 记者:甄甏甏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时光网官方认证机构

本周热读

    3

    6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