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刺杀小说家》雷佳音,和小说家双雪涛成了哥们

2021-02-13 10:10:55 来源:Mtime
时光快讯Mtime 发布的文章
刺杀小说家

刺杀小说家(2021)

6.9

类型:奇幻/动作/冒险

时光网讯 在这个春节档,有一部名字颇为文艺的电影——《刺杀小说家》,在同期七部大片中显得颇为独特。

 

《刺杀小说家》根据作家双雪涛的同名短篇小说改编。电影中,雷佳音就是那个负责去刺杀小说家的“杀手”。不过雷佳音在接受时光网专访时透露,拍完《刺杀小说家》,他已经和小说家双雪涛成了一聊就聊到天亮的好哥们。

雷佳音和双雪涛很有缘分,他们是辽宁老乡,甚至双雪涛小说中的很多地点,雷佳音都曾生活过。

 

“我在沈阳读的艺校,住了三年,那个地方离他家就100米。所以他小说里描写的好多,时代环境啊,人文环境啊,还有现实的自然环境啊,我都特了解。而且我跟双雪涛是一年生人,他小说里头那些幽默方式,那些小人物的形象感和那些小人物的尊严、撕裂、无奈,我都特别能感同身受。”

 

拍完《刺杀小说家》,雷佳音读了双雪涛的所有小说,喜欢的不得了,“他的小说《飞行家》我想演,有一篇叫《宽吻》的我想演。然后,《棋王》,好多好多,我都特别想演。”

 

在《刺杀小说家》中,雷佳音的角色有点“苦大仇深”。作为一个地道的东北人,很多观众还是念念不忘他幽默的一面。

 

不过在雷佳音本人看来,他在东北人中间根本算不上好玩的,“都说我好玩,我觉得是他们没看到我的发小,我的这帮发小们一个赛一个逗,就属于专业扯淡那种你知道吗?”

 

“我会觉得可能是我善于观察。把我发小的这帮好玩的东西,都变成自己的东西了。”

 

而被问到未来最想演什么类型的作品时,雷佳音竟然脱口而出,“《乡村爱情》那种农村片”。

 

“一帮好朋友,给我们,啪,关到农村里头,天天住火炕平房,晚上铁锅炖大鹅。然后花花草草的,屋里头鹅、狗、猪……每天就在这拍戏,得老幸福了我觉得。”

 

Mtime:之前拍摄《绣春刀2》也是和路阳导演合作,当时他就邀请你拍摄《刺杀小说家》了吗?

 

雷佳音:他就说,佳音,后边有戏我还得找你,那时候还没有《刺杀小说家》这一回事。

 

Mtime:当时已经定了要再合作一部作品,但具体是哪个作品还不知道?

 

雷佳音:对,矫情点说,算是彼此欣赏吧。当然,他是一个特好的导演,他能欣赏我,我挺荣幸的,所以拍完《绣春刀》以后,路阳一直说:佳音,咱们一直合作下去吧,我希望每个戏都有你来演。

 

Mtime:《刺杀小说家》是根军同名短篇小说改编的,你是什么时候读到这篇小说的?

 

雷佳音:拍完以后。但是在拍《刺杀小说家》的时候,我在读双雪涛的其他小说,没读到《刺杀小说家》。拍完了以后呢,我又接着读双雪涛的小说,才读到这本小说。

 

Mtime:为什么是拍完才读到?是因为导演要求你们先别读小说,以免受到其影响吗?

 

雷佳音:路阳没有这方面要求。我对双雪涛之前不了解,是我在国外拍戏的时候,朋友们去探班。然后有一个女孩说,听说你要拍《刺杀小说家》?我说是。她说我这有一本双雪涛的小说,你去了解一下双雪涛吧。就把《聋哑时代》给了我。

然后我就进剧组去拍《刺杀小说家》这个电影。电影拍完了以后,我就喜欢上双雪涛了,我就把他所有作品都看了,才补到这个《刺杀小说家》。

 

Mtime:在筹备《刺杀小说家》的过程中,有拜访过小说的作者双雪涛吗?

 

雷佳音:我俩是哥们现在,我们俩一聊天就聊到天亮。

 

Mtime: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雷佳音:认识双雪涛是因为他在电影里客串了一个角色,给剪掉了最后。我们俩在现场就开始聊天,特投机。杀完青以后我们俩没事就经常见面,一聊天就聊到天亮。

 

Mtime:双雪涛也是辽宁人,你们是老乡,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你俩特别有共同语言吗?

 

雷佳音:我在沈阳读的艺校,住了三年,那个地方离他家就100米。所以他小说里描写的好多,时代环境啊,人文环境啊,还有现实的自然环境啊,我都特了解。而且我跟双雪涛是一年生人,他小说里头那些幽默方式,那些小人物的形象感和那些小人物的尊严、撕裂、无奈,我都特别能感同身受。

 

而且雪涛好玩的一点是,他写东西很精彩,他表述也很精彩,就特别难能可贵。他经常给我讲一些以前的纪录片,那些什么抢劫的案例,绘声绘色地,给我乐的你知道吗?他表述得特精彩,这人好玩。

 

Mtime:这两年东北小说的振兴在文学圈里很有影响,你作为东北人,又和双雪涛很熟,在你看来,双雪涛的小说写得好,主要是因为他本人才华特别出众?还是因为东北的生活本身就特别鲜活?

 

雷佳音:都有,都有,肯定得有这个养分。雪涛,我也经常问他,我说你这东西写成这样,你哪篇是怎么写的?雪涛他之前跟我聊,说有的东西它写,得改来改去,改无数稿,有的东西,一提笔,一气呵成就写出来了。这两种情况它都有。

 

然后最近一次,也就是前几天吧,半个月前我们俩又聊天聊到天亮。雪涛因为有新的朋友加入,问他这个问题,雪涛说他有些东西想不明白,所以他不断地在表述,他把这东西写出来的时候,他其实也不明白。他把这个过程表述出来,交给观众,交给读者,大家一起去探讨这个过程。

 

有些东西他也其实他说,我也没想好答案是什么,但正式因为不知道答案,反而给了他一种生命力,他带着不明白去探讨这个不明白,把这个写出来。

 

Mtime:有没有计划出演双雪涛小说改编的其他电影?比如他的《平原上的摩西》其实也已经拍成电影了。

 

雷佳音:有好多。《飞行家》我其实很想演。《平原上的摩西》雪涛当时也找过我,因为我跟他说,你的电影,你喊我就去。主角不合适,我给你客串,因为我特别爱客串。然后他还真找我了,但因为确实不合适。那个角色年纪太大了。

他的小说《飞行家》我想演,有一篇叫《宽吻》的我想演。然后,《棋王》,好多好多,我都特别想演。

 

Mtime:电影中有两个平行世界,你的角色在两个世界中的形象很不一样,能简单介绍下吗?

 

雷佳音:我主要负责现实,我在另一个世界里头是一个红甲武士。红甲武士大家也看了,没啥表情,仅有的几场文戏是我演的。然后剩下的全都是动作戏,是电脑帮我做的。其实我最重要的是负责现实的部分,找女儿的这么一个父亲。

Mtime:为了找到自己的女儿,你的角色必须去杀一个无辜的人,你是怎么理解这其中的纠结的?

 

雷佳音:电影有好多场戏,把我这种徘徊和纠结写进去了,因为他不是一个纯杀手,他也是一普通老百姓,有点特异功能,扔石头扔得准。然后呢,就是让我去杀一个人。杀这人吧,子健演那人,那小说家,就是一个边缘性的小人物。你还下去手,就是好多挣扎呀什么的。电影里头有具体的桥段去体现,帮助我去把这东西展现给观众看。

 

Mtime:这次和杨幂的对手戏是不是特别多?

 

雷佳音:是,我觉得这是大幂幂拍得很好的一个电影。我不能评判别人的演技,但我起码可以说,很肯定地说,这类形象是幂幂以前很少演的,反正我好像没看到过这种气质的女性形象,而且我觉得完成得特别好。


Mtime:你和杨幂之前在《绣春刀2》里也合作过,这次再合作是不是更默契了?

 

雷佳音:默契,因为关系熟了嘛。第一部的时候不熟,人家女一号,我男三号。就平时就告诉自己,别老打扰人家,人家自己默戏的时候,别跟人聊天。人家压力也大,戏份也多,总会客气。合作第二部就熟了嘛,没事交流得多。互相怼一怼啊,聊一聊天,茬一茬,熟了就方便了嘛。

 
Mtime:上次《绣春刀》里你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锦衣卫,《刺杀小说家》里的角色就有点灰头土脸的,你觉得这两种状态你更擅长表演哪一种?

 

雷佳音:分心情,我觉得是分心情。你比方说,我演这个《刺杀小说家》的时候,正好是特疲劳的时候。拍完《长安十二时辰》,然后好像在国外也拍个电影,一直都没闲着。当然是特疲惫,我本人特累,正好这角色也特累,就给演了,一勺烩了。如果你让我歇半年,可能在家待半年浑身痒痒了,可能就演《绣春刀》更适合我,这玩意得碰。

 

Mtime:这次是一个正剧的角色,之前你也演过很多喜剧的角色,你觉得自己更擅长演哪种类型的角色?

 

雷佳音:我觉得我的出发点还是正剧的出发点,包括我演喜剧,我觉得我演得都不是喜剧,我也不是标榜自己,我只是演一好玩的人。

 

你比方说我今天演《刺杀小说家》,我觉得戏里头有很多桥段,也是有黑色幽默的,我跟子健也是有很多黑色幽默那种东西。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在演一个人,只是这人比较惨,我还按照我的方法去演。

 

然后你说我让我演一个喜剧,我也没觉得是喜剧,我觉得我自己的风格就是,我觉得像这是一个好玩的人,而不是说我演喜剧,这我觉得是俩概念。不是说我应该去演一个喜剧呀,我演什么我都觉得我是认真地,去按照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方法去演,只是这个人他本身就好玩。

 

Mtime:在很多观众印象中,东北人都有幽默天赋,你作为一个东北人,能不能分析下为什么东北人会有幽默天赋?

 

雷佳音:说不上啊,我只能说是黑土地养育的人就是这样的。因为打小爹妈给我们饭吃,然后开始自己有意识,慢慢长大,你那环境就那环境啊,你发现你父辈都这么聊天,对吧,然后大家伙聊一聊,总觉得一说话别人就笑,你就会自豪啊,自己主观地就往那使劲了。然后你发现,大氛围都是这氛围啊。就这样,我也总结不出来。

 

Mtime:在你周围,你算是那个最能说会道的人吗?还是说有好多东北朋友比你更能说?

 

雷佳音:对的。都说我好玩,我觉得是他们没看到我的发小,我的这帮发小们一个赛一个逗,就属于专业扯淡那种你知道吗?就一个赛一个逗。

 

我们一帮人就经常从中午开始吃饭,吃到第二天早上。就坐着,就坐在那吃饭,喝着小啤酒,然后一聊聊18个小时,20个小时,而且永远都在笑。我就觉,他们那帮人怎么那么有才华呢?所以后来大家看我逗,我会觉得可能是我善于观察。把我发小的这帮好玩的东西,都变成自己的东西了。

 

因为我也特别喜欢跟怪小孩玩,我从小就喜欢跟怪小孩玩,我在上戏有一绰号,叫“怪小孩收容所”。就每一个班,每一个专业的,都有那么几个奇怪的小孩,然后都愿意跟我交流,我也愿意去看,他怎么就变成奇怪了,得有个原因吧,我爱研究这东西。

 

Mtime:如果让你随便选,最想尝试哪类作品?

 

雷佳音:我真的很想演一个《乡村爱情》这种农村片,我觉得有幸福感。你想,一帮好朋友,给我们,啪,关到农村里头,天天住火炕平房,晚上铁锅炖大鹅。然后花花草草的,屋里头鹅、狗、猪……每天就在这拍戏,得老幸福了我觉得。

编辑:羊羊

(时光快讯Mtime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时光网官方认证机构

本周热读

    4

    7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