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命运可以不用像套娃一样”专访《我的姐姐》张子枫&朱媛媛

2021-04-07 10:46:05 来源:Mtime
时光快讯Mtime 发布的文章
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2021)

7.5

类型:家庭/剧情

时光网讯 由殷若昕执导,游晓颖编剧,张子枫、朱媛媛、肖央等主演的电影《我的姐姐》正在上映中。影片围绕失去父母的姐姐,在面对追求个人独立生活还是抚养弟弟的问题上,展开了一段令人唏嘘的亲情故事。影片上映后,不但票房成绩喜人,也再次将女性独立、原生家庭等热点社会话题推到了观众面前。

 

日前,《我的姐姐》中姐姐和姑妈的饰演者,演员张子枫、朱媛媛一同接受了时光网的专访。两代女性的不同选择为影片提供了更多的层次,习惯于塑造“妹妹”型角色的张子枫这次挑战“姐姐”型角色,背后也花了不少心思。

Mtime:子枫应该是独生子女吧?


张子枫:啊,对对对。

 

Mtime:你怎么理解片中的姐弟情?


张子枫:我觉得归根结底,特别根的那个东西,是不会变的,就是血缘。然后,我们这部片子其实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式家庭嘛,里边不光是跟弟弟,其实跟姑妈、跟舅舅,骨子里的那个血缘的东西其实一直都在的。无论你前面外面是怎样的复杂呀,或者拧巴呀,最根的那种亲情的东西是不会变的。

 

Mtime:媛媛老师家里有兄弟姐妹吗?


朱媛媛:我有,对。

 

Mtime:跟兄弟姐妹一块生活,你记忆里的童年是什么样的?

 

朱媛媛:我哥哥和姐姐都大得比我大一些,哥哥大我九岁,姐姐大我五岁。在这个家庭中成长对我来说影响挺大的,我经常说我小时候是夹缝里求生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会感觉到比较有安全感,但是呢,在家里有时候也要接受哥哥和姐姐的教育啊什么的,他们经常会在生活上和学习上……所以我就比较八面玲珑,我得把他们都哄得好好的。所以我觉得可能性格就比较偏开朗一些吧,比较活泼一些。

 

Mtime:电影里的姑妈是一个习惯为家庭,为弟弟付出的女性,你怎么理解这种选择?

 

朱媛媛:我觉得那是那个时代的女性的命运吧。那个时代正处于国家要发展还没有发展的阶段,家里的经济条件呀,方方面面就不允许她有太多的选择,所以姑妈这一辈子是比较有奉献和隐忍的。我觉得其实我们的长辈有很多这样的女性,有一个时期是比较普遍的吧。

 

Mtime:电影中安然面临两难之选,是过好自己的生活?还是牺牲自己,照顾好弟弟?姑妈这个角色是希望安然能够选择照顾弟弟的。你怎么看两位女性角色的选择?

 

朱媛媛:我觉得这也是这个剧本写得特别高级,特别棒的一个点。通过这么两代姐姐,像镜像似的一个对照,讲出了人性和女性成长的过程,也讲出了一个时代的变迁过程。

 

姑妈肯定是受家庭传统的影响,她希望把她自己对人生的理解强加给安然。所以她告诉她长姐如母啊,你要奉献呀,你要做出你自己的牺牲啊。但是安然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她有自己坚强的、独立的人格。她对命运的抗争和追求自由的那种力量,其实最后对姑妈是有所触动的。所以才会在最终的时候姑妈跟她说:“其实人的命运可以不用像套娃一样,一代一代地轮回,你应该去寻找你的自我。”这个电影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它是非常有力量的。

 

Mtime:子枫呢,你怎么看安然最终的选择?

 

张子枫:其实我们的结局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嘛。我觉得还是留给观众吧,电影其实更多地是想把整个过程展示出来,答案的话呢留给观众吧。

 

Mtime:安然的成长经历很坎坷,角色上会不会有一些你无法感同身受的点?

 

张子枫:我还真的有一方面是。安然小的时候的整个的成长经历,家庭背景,她的那个生活环境是跟我还挺不一样的,导致我共情的力度是不够的。我觉得没有办法,一开始没有办法做到说特别地扎根地去感受到她的那些,小的时候的那些生活经历导致她现在是一个特别温柔但是又很坚定,然后很拧巴、很挣扎,但是又很自由的一个女孩子。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比较难理解的。

 

关于亲人亲情这块的话,和弟弟啊,姑妈,舅舅啊,我觉得就都还好。很多人看完之后也会觉得每个人身边都会有这样子一个人的存在,可能不一定非得是姑妈,有可能是妈妈,有可能是婶婶阿姨,这个的话就对我来讲倒还好。

 

Mtime:电影里,父母的角色开场就离世了,安然有好几场面对父母的遗照或墓地独白的戏,这种独角戏容易处理吗?

 

张子枫:其实这就是我最担心的那一部分,就是刚刚有提到的,关于这个女孩子的生活环境啊什么的。中间的时候有拍一些我小时候的戏嘛,我也会去现场看一下。在监视器前,我觉得这稍微也算能帮到我一些吧。再加上我们相对来讲是顺拍。那个感觉到后期会越来越浓一些,尤其是墓地的戏,真的就是,感觉经历了那么一大糟之后,再去拍的感受就是会比一开始拍感觉更浓烈一些。

 

包括父母的车祸现场那场戏。当时因为场面还有点大,为了方便拍摄,我那个位置几乎就没动过,然后又是在高速路上面,上去也不太好下来。当我真的站在那个环境,看到那些车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情感自然而然也会出来。

 

我就记得拍完之后我还在那站了很久,就是那种,说不上来,又愣又懵。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自己的亲人走的那种感觉。你不到那个场景,是感受不到的。所有人在那喊着,抢救的声音啊,车的鸣笛声,脑袋真的就是嗡嗡的,然后看到一块白布一辆车,自己的父母从那推过去,很多东西在拍摄过程中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Mtime:安然一个已经工作的女孩,但是子枫长得比较显小,怎样塑造好一个相对比较成熟的女性?

 

张子枫:我也会有这样的担心在,我跟导演是第二次合作了嘛,彼此也比较地熟悉,我跟她合作第一部戏的时候,里边的那个角色到后期年龄跨度比较大,我当时就问她,我该怎么处理,才能看起来比较像年龄大一点的女孩。我怕演得不像,我本来看着就很小。

 

当时导演给我的答案就是,你先不用去考虑一些外观上的东西,比如说形象上怎么样,体态上什么样,妆面上怎样会更像,你就是把情感上面的东西给顺下来就好了。所以这个是我上部戏就跟导演达成的一种共识吧。不要先有那些顾虑,当你的情感浓度到那的时候,有些年龄感上的东西也没有那么重要了,自然而然就能让大家信服。

 

Mtime:电影里基本所有角色都在说四川普通话,过语言这关难度大吗?

 

朱媛媛:这确实是我们需要突破的一个创作的难点。四川话吧,它特别不好说。而且呢,它又是观众特别熟悉的一种方言,所以你如果真是说的调调不对,完全是经不起考验的。

 

姑妈我们这一代长辈呢,是在开机前导演就设定说我们是要讲方言的。可是原来设定子枫是新一代成长的孩子嘛,她可以说普通话,她不用说方言,只是偶尔有那么一两句。

 

但是在拍摄的过程当中,演员随着人物的进入,她就突然觉得,我跟姑妈说话好像要说方言,要不然奇奇怪怪的。跟舅舅我好像也得说方言……她的台词就越加越多。

 

张子枫:我们学习语言的氛围特别的好,编剧老师,其实也是我们的台词老师。一开始的张口是比较困难的,你真的张了口之后,你先别管它是否标准,就先大胆地说,之后慢慢就会好很多。

 

Mtime:演弟弟的这位小演员年纪很小,在拍摄过程中,跟他对戏有难度么?

 

张子枫:我觉得有利必定也有弊。弟弟呢,他经常会给人一些特别意想不到的东西,又是非常真诚。也难免会有些不太受控的时候。如果是比较良性的那种方向的话,确实是会给大家带来很多拍摄上的惊喜。

关键词:   视频

编辑:羊羊

(时光快讯Mtime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时光网官方认证机构

本周热读

    5

    2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