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泪点和10个彩蛋,帮你重温《情书》

2021-05-20 09:00:10 来源:Mtime时光网
全球拾趣 发布的文章
情书

情书(2021)

8.4

类型:剧情/爱情

1995年3月25日,岩井俊二执导的电影长片处女作《情书》在日本上映。

 

今年的5月20日,内地观众迎来了这部日式纯爱的经典之作的重映。

 

 


当年还是青葱少年的主演柏原崇(18岁)和酒井美纪(17岁),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影片中,成为不少观众心中的“白月光”。

 

一人分别饰演两角的中山美穗,凭借《情书》达成了自己演艺事业的高峰。

 

博子的经典镜头

 

这部电影上映后在日本乃至整个东南亚都引起了轰动,刮起了一阵清新爱情片的风潮。

 

它曾于1999年引进过中国内地,这次是时隔22年,又在内地重映。

 

影片的主要拍摄地——日本北海道小城小樽,因为这部电影吸引了众多的游客,甚至有人按照《情书》里的经典画面逐一打卡。

 

白雪皑皑的小樽


光是校园生活、暗恋主题这两个元素,就足够让人感慨许久了。


青春期那种欲语还休的暧昧情愫,同名的少年少女之间酸酸甜甜的互动,那句未能说出口的告白,都让人终生回味。

 

酒井美纪和柏原崇

 

《情书》的故事,细看下来写满了一种“说不出,放不下”的情绪。

 

渡边博子在整理已去世的未婚夫藤井树的遗物时,意外发现了他的中学纪念册。

 

鬼使神差下博子给当时的地址寄了一封信,没想到竟收到了"藤井树"的回信。

 

 

博子和现任男友秋叶茂到小樽探寻究竟,同时发现了回信的女生藤井树,和未婚夫是同名同姓的初中同学,两位少年间亦有一段动人的往事。

 

直到故事片尾,“以画代言”的“情书”浮出水面,男藤井树对女藤井树的暗恋谜底,才被揭晓。

 

片尾,借书卡背后的画像为女藤井树揭开了秘密

 

26年过去了,它仍是当之无愧的“日式纯爱必修”经典电影。

 

当年看电影的观众,多数已为人父为人母,少年时代一去不返,但电影记录下的那份美好,却是历久弥新。

 

今天,时光君想用5个情怀关键词和10个幕后小彩蛋,带你重温这部《情书》。

 

 

怀旧复古

 
《情书》中一个重要的道具是信件,但“写信”这件事,在当下的社会已经相当罕见了。
 
还记得女藤井树家门口的那个红信箱,是影片让人难以忘怀的一抹亮色。
 
 
电影中频频出现的自行车、图书馆、小城街景也都带着舒缓、沉郁的复古气息,和我们今天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形成鲜明的反差。
 
女主人公写信读信
此外,同样是出现在影片中的相机,博子寄给女藤井树的宝丽来 SX-70 ALPHA1受到了极大的关注,运动会上少女藤井树手上的尼康f4却鲜有人问津。
 
其实两部相机都是胶片机,说起来ALPHA1即时吐片还要更速成一些。


但f4黑漆漆的金属外表看起来太像数码相机了,ALPHA1却是皮质外套的古董折叠机,而我们所谓的怀旧感,恰恰常发生在旧而美的东西上。
 

如梦似幻

岩井俊二显然是把玩“超现实”的高手:图书馆中白色窗帘旁出现又消失的美少年,20多年来让无数观众念念不忘。
 
图书馆里白色窗帘旁的藤井树

那种独属于青春期的、难以言表的亦真亦幻、似有还无,被这个场景精确地还原出来。

同样是图书馆的白窗帘,在朦胧的背光中,映衬着少女的优美体态,显出一尘不染的纯洁。


少年和少女间的情愫,正如这纯白的窗帘一般,在记忆中随风飘扬。
 
这种如梦似幻般的韵味,也体现在“两生花”般的博子与女藤井树,在街边的相遇和错过。


女藤井树听到自己的名字蓦然回首,而博子却淹没在如潮的人流中,就在两人即将相认的那个刹那,又一次擦肩而过。

二人在落雪街道上“一眼万年”的瞬间,令人感受到角色内心的汹涌情感。在谈到这两个场景的构思时,岩井俊二坦承这是受到村上春树的影响。

这两个带有“超现实色彩”的镜头,也成为观众心中的永恒经典。
 

欲语还休

在《情书》里,岩井俊二精确地捕捉了青春期少年那种欲语还休、难以名状的少年心气。
 
比如少年藤井树暗恋少女藤井树,这份爱的表现方式,就是以各式各样的恶作剧引起关注。

比如他把套在自己头上的纸袋,突然罩在暗恋的女孩子头上。

笨蛋,我喜欢的是你啊!
青春期的少年,通过“欺负人”的恶作剧来引起女生注意,这在现实生活中非常常见,很多观众对这个情节也是深有共鸣。
那种独属于少年的羞涩和含蓄,被拿捏得极具诗意。

片中花了不少笔墨,描绘独属于校园时代的场景。

还记得班级点名,从开学第一天起,两位藤井树同时应答时四目相对,就注定开启了这段命运般的缘分。
 
同学们的起哄,两人的名字被打上爱心写在黑板上。他们一起去图书馆值日,名正言顺地坐在一起。

无论是放学后在校园车棚制造的“偶遇”,还是藏在借书卡背后多年的素描画像,那份未曾说出口的爱恋,诗意而美好。
 
而这份爱恋一旦被捅破,很容易像美丽的肥皂泡般幻灭破掉,正如片中告白被拒绝后大哭的女生一样。

少年在读书卡上写满的“藤井树”,何尝不是一种“请以我的名字呼唤你”。
 
 
爱到深处的人才会明白,仅仅是写下你的名字,什么也不做,就盯着那三个字看一看,都足够让人目眩神迷。

少年藤井树的爱恋,是东方人特有的含蓄,与青春爱情朦胧交织的散文诗。


冷暖交织



《情书》全片的主要拍摄地是一直在下雪的小樽,白雪皑皑的冷色调令人印象深刻。
 
 
但片中也有一些少见的暖色调场景,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暖色调场景大多都和博子的现任男友秋叶茂有关,他是一位玻璃工艺设计师。
 
 
小樽的冰天雪地和屋内“烧玻璃”的旺盛炉火,恰似温吞慢热的男藤井树和主动出击的秋叶茂。
 
 
他们两人代表的,是冰凉的逝去之爱和火热的现实之爱。
而博子只有和秋叶茂在一起时,才会穿亮色、红色调的衣服。
 
提到冷色调的雪中镜头,最经典的当属影片开头,博子躺在雪地里,闭着眼睛屏住呼吸,几乎一动不动。
 
 
过了几秒钟,她才深吸一口气,随后慢慢起身,扬起脸拼命感受雪花飘落的冰冷感。
博子留下了一个极经典的侧颜姿势,也就是影片海报上的那幅画面。
 
她是想用自己的身体,去丈量未婚夫男藤井树家乡的每一寸土地,她甚至想屏住呼吸,似乎这样更能真切地体会到死亡的沉重。
她把这份浓的化不开的深情和思念,融在了漫天大雪中。
 
 
结尾博子在雪地里的呐喊更是动人,不管思念有多深,爱恋有多浓,能说出来的,也仅仅是一遍又一遍的那句,“你好吗?我很好。”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生死相隔

 
《情书》全片出现了非常多和“死亡”有关的意象。
影片一开头就是博子出席男藤井树的忌日,他因为一场意外去世已有三年。
在此之前,“男树”在毕业纪念册上的头像,是单独悬浮出现的,仿佛遗像般不吉利。
 
“男树”转学后被同学在桌子上放花瓶,这也是日本通常用作祭奠逝者的习惯。
女藤井树的父亲因为肺炎去世,她自己从头到尾一直在感冒和咳嗽。
 
 
在医院里,“女树”在梦境中仿佛见到了被抢救的父亲,她也同样经历了命悬一线的抢救,幸好在爷爷和妈妈的拼命救助下,转危为安。
 
在父亲的葬礼后,“女树”看到了一只冰冻的蝴蝶标本,保存得非常完好,翅膀都是晶莹剔透的。
 
生命也如这只蝴蝶一般,因为脆弱易逝才愈加可贵。

这里不得不提到日本的“物哀”美学。
 
因为日本的地缘天灾多而且资源贫乏,这使得他们天生带有一种飘忽不定的不安全感,以及万事万物即将告别的感觉。
 
这是一种在温情和悲情中间辗转,在平静和告别中间徘徊的美感。
 
而在《情书》中,这种美感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有关《情书》的10个小彩蛋

1、“我一面佯装平静,一面想把卡片揣到兜里。然而不凑巧,我喜欢的围裙,上下没有一个兜。”
这是《情书》最戳心的结尾镜头。
男藤井树迟到多年的情书,终于在这一刻送到了,最美的情书,就是你的名字和你的画像吧!
2、在光良的歌曲《童话》MV中,男女主人公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一部日本电影。
电视里中山美穗在雪地中奔跑,画面外的女主角感动得泪流满面。
这部影片就是《情书》,很多人第一次知道本片,就是通过这首歌曲的MV。
3、《情书》是岩井俊二的首部公映的电影长片,他觉得《情书》是一部“决定命运”的作品,“有这部电影才成就了今天的我”。
4、岩井俊二导演在微博上这样写:《情书》拍摄当时是在10月-12月初旬,其实那完全不是该下雪的时候,但在我想要下雪的时候就真的下雪了,当时我觉得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但要是能预见这部电影在过了四分之一世纪后,还能在中国重映的话,这种超额的奇迹,打死我也是不信的。
导演还手写了问候中国观众的中文信。
5、岩井俊二曾表示《情书》的创作,受到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的深刻影响。
 
但村上春树曾拒绝把此书改编成电影,于是导演只好曲线救国。
 
在人物设定上,两部作品其实有诸多重合,不过由于性别的调换、人物关系的重组,使得一般的观众很难一下子发现二者的关联。
6、《情书》中的大部分的场景,都是在小樽地区的北海道岛上拍摄的。
只有一处例外是在影片结尾处,渡边博子面对着群山呐喊。
她正对的山名叫“红山”或是“赤峰”,这座火山位于东京西北120千米,是八岳山中海拔最高的一座。
7、片尾在闪回段落中,藤井树回忆起她父亲葬礼的场景中,背景音乐是“一个冬天的故事(A Winter Story)”,开始于一段钢琴独奏。
这段钢琴曲子是由年仅8岁的牧野由依弹奏的。
8、2018年,岩井俊二在内地拍摄的电影《你好,之华》上映。
该片由周迅、秦昊、张子枫主演,全片以书信为串联主线,剧情与《情书》颇有神似之处。
9、男藤井树在女树的试卷背面,画过一张泳装少女的素描,这是日本演员宫崎美子为 MINOLTA相机X-7做的广告。
有消息说,片中这些素描都是岩井俊二本人画的。
10、男藤井树在去世前唱着松田圣子的歌《青色珊瑚礁》,但秋叶却说,藤井树并不喜欢松田。
这种“别扭”就像他明明喜欢女藤井树,却始终不肯承认一样。
松田是藤井树中学时最有代表性的偶像,上面提到的宫崎美子的广告,和这首《青色珊瑚礁》,上世纪80年代在日本中学生里风靡一时。
歌词也有所寓意,“我的爱在蔓延,已随那南风远去啊,都到了那熏风吹拂的珊瑚礁”。
 
男藤井树在去世之前,可能还在惦记着女藤井树,惦记着他的少年时光。

编辑:隐饮

全部评论

本周热读

    7

    3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