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伯格也“倒戈”了!大导演难逃Netflix“真香”定律?

2021-06-25 10:23:34 来源:Mtime
时光策划 发布的文章

      

 

      时光网讯 又一位重量级大导演被Netflix纳入麾下!

 

      日前,外媒报道,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名下的制片公司安倍林娱乐与Netflix达成合作协议。未来安倍林娱乐每年都将为Netflix制作多部电影长片。

 

      此举让行业震惊之处在于,皮尔伯格此前曾是旗帜鲜明的流媒体反对者,2018年他曾公开宣称“不认为流媒体电影有资格角逐奥斯卡”。

 

      “你一旦选择了在电视上首播,你拍的就是电视电影了,如果拍的好,当然该得一座艾美奖,但不应该得奥斯卡。我认为那种在上线之前,象征性地在电影院公映不到一周的电影,不应该有资格获得奥斯卡提名。”

言犹在耳,是什么原因让斯皮尔伯格改变了态度?

 

      因为疫情所迫?因为“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们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Netflix开出的条件即便对好莱坞顶级导演都是非常有诱惑力的。不然,像斯皮尔伯格、马丁·斯科萨斯、阿方索·卡隆、科恩兄弟、吉尔莫·德尔·托罗、朗·霍华德、达米恩·查泽雷、奉俊昊这些行业稀缺人才也不会轻易为流媒体打工。

 

      为电影院奋斗多年的大导演们,是否终究逃不过Netflix“真香”定律?

 

奥斯卡最佳导演都在为Netflix打工

 

      在斯皮尔伯格之前,Netflix早已合作了多位重量级导演。

 

      历数过往,阿方索·卡隆为Netflix拍了《罗马》,马丁·斯科塞斯拍了《爱尔兰人》,科恩兄弟拍了《巴斯特的歌谣》,朗·霍华德拍了《乡下人的悲歌》,奉俊昊拍了《玉子》,达米恩·查泽雷拍了《旋涡》,吉尔莫·德尔·托罗拍了《匹诺曹》……

 

 

      以上可都是拿过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导演。而对那些无缘学院奖,但曾拍出过轰动一时的商业片的大导演,Netflix同样求贤若渴。

 

      比如前不久扎克·施奈德的《死亡军团》刚刚在Netflix上线;罗素兄弟与“锤哥”合作的《惊天营救》至今还保持着Netflix最多观看人次的纪录;迈克尔·贝为Netflix拍过《鬼影特工》;莱恩·约翰逊的《利刃出鞘2》从Netflix拿到了天价制作经费;《神奇女侠》派蒂·杰金斯同Netflix达成了全面合作协议,根据这份价值1000万美元的三年协议,杰金斯将为后者出品新的剧目……

 

      在Netflix近期的储备片单里,还包括《大空头》导演亚当·麦凯执导的《不要抬头》,《少年时代》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执导的《阿波罗Apollo10.5号》,《创·战纪》《遗落战境》导演约瑟夫·科辛斯基执导的《逃离蜘蛛头》等重磅作品。

 

最爱Netflix的大卫·芬奇

 

      相比传统的好莱坞大制片厂,Netflix除了财大气粗,敢于砸钱,还有一大特点是给予大导演们充分的创作自由。一些喜欢拍又贵又小众题材的电影,或者想尝试剧集制作的大导演们偶尔心动一下也很正常。

 

      而讨论Netflix与大导演的合作,必须特别提一提大卫·芬奇。大卫·芬奇虽然没拿到奥斯卡小金人,但《七宗罪》《消失的爱人》等作品早已确立了其江湖地位。可以说,好莱坞大导演中,芬奇是与Netflix合作的最紧密的一位。

 

      大卫·芬奇打造的美剧《纸牌屋》堪称Netflix在流媒体领域的崛起之作。Netflix出品作品片头中那声著名的 "ta-dum" ("哐哐"),创意就来自《纸牌屋》第一季最后一集“下木总统”手指敲击桌面的设计。

 

      之后,大卫·芬奇还为Netflix监制、导演了《爱,死亡和机器人》系列、《心灵猎人》系列,都称得上名震一时的神剧。

 

      而Netflix投资,大卫·芬奇执导的电影《曼克》在去年的颁奖季也为这位流媒体巨头吸引了不少目光,以及大量的订阅用户。

 

      如今,大卫·芬奇正在筹备自己的新片《杀手》,影片将由迈克尔·法斯宾德主演,预计将于秋季开机。该片正是芬奇与Netflix续签的四年合同中的一部作品。


老导演对Netflix又爱又恨

 

      当然,并不是每位导演都能心安理得地收下Netflix掏出的大笔经费,然后让自己辛辛苦苦拍出的作品在网络上播放。

 

      作为当今好莱坞的泰山北斗,斯皮尔伯格对流媒体电影的抵触情绪曾被广泛讨论。当年甚至有传言称,斯皮尔伯格计划在奥斯卡理事会上,探讨关于奥斯卡改变报名规则的问题,更加限制流媒体平台出品的电影。

 

      对此,Netflix还曾专门在社交媒体上予以官方回应:

 

      “我们爱电影。不过下面是一些我们同样也热爱的事情:

 

- 为那些去不起影院,或住在没有影院的小镇的人们,提供渠道
- 让每个人,在任何地方,在同一时间,享受上映影片
- 给电影人们更多的方式去分享艺术

 

      这些事情并不是互相排斥的。”

 

      之后不久,Netflix投资的《罗马》在奥斯卡颁奖礼上拿下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三项大奖,造就流媒体电影的高光时刻。

 

      拿奖后,《罗马》导演阿方索·卡隆曾向媒体正面表达了自己对流媒体电影的看法:“对我来说,关于影院的对话很重要。我是一个电影人。我信仰影院体验。但是多样性也应该存在。大型商业影院的体验,是一种非常中产阶级的体验。它只提供一种产品,缺乏变种。很难看到艺术片。也很难看到外语片。大多数影院都放好莱坞大片。”

 

      所以在顶级导演阵营内部,对流媒体电影的态度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立场。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斯皮尔伯格要在奥斯卡理事会限制流媒体电影”的说法,斯皮尔伯格的朋友、梦工厂动画前CEO杰弗里·卡森伯格曾向媒体辟谣:“斯皮尔伯格从没有说过那样的话,那些是媒体的误传。”

 

      而事实上,去年安倍林娱乐制作的《芝加哥七君子》因疫情无法在院线正常发行,就选择卖给Netflix线上发行。

 

      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许是时间改变了斯皮尔伯格的想法。但即便与Netflix达成了合作,从好莱坞黄金时代一路走来的斯皮尔伯格可能还是更看重院线电影。

 

      此前,全球电影放映行业因疫情遭遇重创,斯皮尔伯格曾在《帝国》杂志撰文阐述自己为何相信电影院永远不会消亡,以及电影院为什么如此重要。
 
      “因现在全球性的健康危机,影院纷纷关闭,或是限制上座率。但我依旧确信,当情况变得安全时,观众们会回到电影院的。我一直致力把自己的工作献给影院观影体验,就像我们去剧院、社区活动一样,那些和我们一样出门并且和我们坐在一起的人,彼此之间有一种奇妙的情感联系。”

 

      既然已经在解释“何相信电影院永远不会消亡”,就等于承认了电影院岌岌可危的地位。

 

      无独有偶,另一位行业权威人物马丁·斯科塞斯也曾撰文分析电影艺术的衰败,以及观影仪式感的消失。马丁比斯皮尔伯格先一步拥抱流媒体,他的《爱尔兰人》在Netflix播放,下一部作品《花月杀手》则将在Apple TV+播放,但显然他并不认同流媒体的一切。

 

      “在流媒体平台上,内容已经超越了观影体验,你就像逛实体店一样,所有视频包装成平等的“内容”,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中被呈现给观众去挑选。这看起来似乎很民主,但事实绝非如此。如果你“下一部看什么‘’是由‘根据计算你已看过的内容’来进行建议的,而且这些建议只是基于(电影的)主题或者类型,这将对电影艺术产生什么影响?”

 

      “现在这个阶段,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不能依赖电影产业来保护电影艺术。在电影产业,或者说大众娱乐产业中,强调的永远是产业,(电影的)价值永远由特定的投资回报率来决定。从这个角度来说,从《闪灵》《大路》到《2001太空漫游》,将会统统被干巴巴地投进流媒体平台名为“艺术电影”的赛道。”

 

      在马丁这里,为流媒体拍电影更像是为追求电影艺术的一种权宜之计。

 

      当然,完全对流媒体敬而远之的大导演也大有人在,比如诺兰。Netflix高层早就向诺兰抛出过橄榄枝,但诺兰拒绝了,理由是他还是想拍摄专注于大银幕体验的电影。

 

      去年底,华纳宣布2021年北美上映的全部17部电影将同步登陆HBO Max。诺兰和《降临》《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立即发文谴责。

 

      可惜除了Netflix,除了HBO Max,亚马逊、Disney+、Apple TV+等流媒体平台都在纷纷崛起,网络播放和院线放映的战争只会愈演愈烈。

 

      因为一场疫情,全球电影行业的发展愈发扑朔迷离,未来大导演们会如何在院线电影和流媒体电影中间取舍?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编辑:羊羊

全部评论

时光网官方认证机构

本周热读

    18

    28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