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友晴天》专访:宫崎骏《红猪》是灵感来源之一,邀请观众通过本片更加了解意大利

2021-08-30 16:56:58 来源:Mtime
时光策划 发布的文章
夏日友晴天

夏日友晴天(2021)

7.1

类型:动画/冒险/家庭/奇幻/喜剧

时光网特稿 等了整整一个暑假,时光君终于把《夏日友晴天》给盼来了!这部拥有浓浓意大利夏日风情的电影,终于在8月的尾声和我们见面了。

 

  它是皮克斯的第25部动画新作,《心灵奇旅》《寻梦环游记》团队打造,光看幕后班底,就知道稳了。从当年的创意短片《顽皮跳跳灯》到后来坐拥11座奥斯卡小金人,今年,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也迎来自己的35岁生日。

 

  他们的作品总是那么震撼人心,感动着每一个大朋友和小朋友。“皮克斯出品,必属精品”这句话,也成为被时间验证过的良心评价。

 

  《夏日友晴天》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意大利的海滨小镇里维埃拉。这里位于地中海的沿岸区域,有蔚蓝的大海、陡峭的悬崖和五彩斑斓的建筑。地中海的灿烂骄阳,把一切都映照得热烈与明亮。

 

 

  小镇的空气中弥漫着夏天的味道——那是意大利面的香味,夹杂着冰淇淋甜丝丝的气息。


  别的不说,单单是这风景,就让人直呼“美哭了”。

 

 

  要知道,这部电影北美只在Disney+上线,而这次中国观众非常幸运,可以在大银幕上一饱眼福。

 

  影片的海边小镇里,人类和海怪原本势不两立。

 

 

  男主角卢卡是只小小的海怪,他和父母还有奶奶生活在海底世界里。他的家人把人类视为可怕的敌人,严禁他前往人类的陆地世界。

 

  这反而激起卢卡强烈的好奇心,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另一个也是海怪的男孩——阿尔贝托,他们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

 

 

  他们在陆地上,很容易就能变成人类的样子,但一旦身上沾水,也会很快暴露真实的身份。尽管如此,两个小男孩还是开启了陆地世界的大冒险,他们一起在草丛中奔跑、嬉戏,骑着自制的小车到处乱窜,甚至还冲下悬崖跳水,少年的快乐是如此简单。

 

  之后,卢卡和阿尔贝托遇到人类小女孩茱莉亚,她也是个小镇的“外来者”,总被欺负。于是“同命相怜“的三人,很快打成一片。

 

 

  三个小伙伴的友情虽然在一系列事件中不断升华,但也面临着更大的考验。小镇的人们,能否接受海怪们本来的样子呢?

 

  该片是奥斯卡最佳动画提名短片《月神》导演埃里康·卡萨罗萨的长片处女作,影片上映之前,时光网记者与导演进行了线上交流。

 

 

  故事的来源可以追溯到卡萨罗萨的童年,他出生在意大利的热那亚,童年的夏天都是在海滩上度过的。故事另一个男主角阿尔贝托,正是导演幼时好友的名字,“我11岁时遇到我最好的朋友,我那时很害羞胆小,而他是个到处乱跑的淘气包。”现实中的阿尔贝托已加入了意大利空军,如今是一名有上校军衔的战斗机飞机员。


  作为来自意大利的导演,卡萨罗萨自然也给这部电影,加入了更多意式元素。比如片中致敬著名的意大利电影《罗马假日》,奥黛丽·赫本和格里高利·派克一起骑的,正是影片中的同款Vespa牌小摩托。

 

  在访谈中导演还告诉记者,宫崎骏导演的《红猪》是《夏日友晴天》的灵感来源之一,“这是我最爱的宫崎骏作品之一,《红猪》吸引我的一点就是,他当年为了这个片儿来意大利了,影片故事也设置在意大利”。

 

  本片中小镇的名字Portorosso,和《红猪》的英文片名“Porco Rosso”非常接近,“刚开始我们考虑了Portocofino,又想到了Monterosso,这现实中也是一个真正的小镇名,所以我们想整合起来。最后得到了Portorosso这个名字。”

 

《红猪》

 

  

  时光君再多剧透一句,里面还致敬意大利著名的费德里科·费里尼导演,观影的时候可以留意一下。

 

  当然,对于一部挂名“皮克斯”的新片来说,我们总会期待更多。如果仅仅是展示异域风情,或是讲述童年友情,还是稍显深度不够,毕竟有那么多佳作早已珠玉在前。

 

  在《夏日友晴天》中,海怪和人类的对立,则引出了“少数族群”的身份认同问题。所谓的“少数族群”,可以是LGBT群体,可以是残疾人,可以是精神障碍人士,可以是移民人群。

 

 

  他们是各种各样不被主流社会认可、受到歧视的人。曾经的他们,只愿意生活在暗淡的海底。


  这部电影告诉大家:无论这些人是多么“特殊”,他们都拥有平等地站在阳光下的权利。人人生而不同,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人愿意放下偏见,深情拥抱他们。

 

夏日友晴天
时光评分 7.2
90分钟 - 动画 / 冒险 / 家庭 2021年8月20日美国上映

  一直有人说皮克斯是动画行业的“技术狂魔”。此话不假,如果从技术角度来说,这部《夏日友晴天》继续向我们呈现皮克斯业内顶尖制作水准。


  影片中的无数细节,都给人一种难以置信的现实感,仿佛把明信片上的风光照,直接搬到大银幕上,然后活了起来。没错,导演告诉记者,制作团队特意前往意大利当地小镇,进行了细致的采风,“我感到很幸运,因为整个制作过程就好像邀请大家一起来经历一次我的童年。”

 

   如果你拿着放大镜去寻找,就会发现小镇上一砖一瓦的色彩、草叶上滴落的露珠、海面上闪耀的银光,还有少年们蓬松卷曲的头发,都有相当丰富的细节设计。

 

  皮克斯在处理人物发型时,也有了更丰富的变化。

 

  《夏日友晴天》里,三位小主角都有各种各样的卷发造型。茱莉亚那蓬松柔软的红色小卷发,随着她的动作起起伏伏,却显得格外自然。

 

   另外,皮克斯“光效系统”中的技术进步,也是有目共睹。

 

  《夏日友晴天》里的海面,在灿烂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波光粼粼的状态,皮克斯真正做出那种在海面上“撒了把碎银子”的绝妙效果。

 

   分明是动画截图,却做到了以假乱真的照片效果。

 

 

  在这部电影里,海怪变成人类的“变形”设计,也是技术的亮点。

 

  卢卡身上一共有3436片鳞片,他变身的时候和《X战警》里的魔形女有点神似,因为都有类似鳞片的设计。

 

 

  当然小海怪变形的时候,没有魔形女那么性感,更多的是可爱。制片团队要达到一种,融合流畅和自然的变形效果。

 

  他们需要让动画师去精雕细琢变形过程的细节,比如变形从何时开始,变形的速度,出水入水的形态变化等等。

 

 

  原本在制作这些细节之前,需要先做动画,再交给特效团队,最后动画师才能看到渲染后的效果。这次皮克斯特意研发一款有关“变形”的绑定控制系统。这样动画师能逐一修正变形的各种细节,并且能立刻看到修改后的结果。

 

  什么是真正的“技术狂魔”?就是像皮克斯示范的那样,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为影片中“卢卡”本人配音的,是今年还不满15周岁的加拿大童星雅各布·特瑞布雷。

 

  早在2011年,雅各布在真人/动画电影《蓝精灵2》里献出了自己的大银幕处女作。之后,他因在2015年《房间》(本片让布丽·拉尔森拿下了奥斯卡影后)中的惊艳表演,获得全世界的关注。本片是雅各布第一次为长片动画电影配音,在与时光网记者的访谈中,小小的雅各布坦言,其实这个过程中最难的是“要学会那些意大利语的名字都该怎么发音”。

 

  而当聊到参演动画电影与真人电影的对比,雅各布思索了一下,说自己觉得还是真人电影更难,因为“真人电影的话,你需要记大量的台词,但动画就直接读剧本就好。”

 

拍《房间》时雅各布才不到10岁

 

——导演埃里康·卡萨罗萨专访实录——

 

Mtime:《夏日友晴天》的故事背景是你的故乡,所以制作这部电影有没有让你感到一些思乡情绪?

 

埃里康·卡萨罗萨:是的,这种情绪还挺重的。非常幸运的是,在最开始,我可以将这一整支团队带到意大利,带他们逛逛我出生的城市热那亚,讲讲我的童年趣事。我感到很幸运,因为整个制作过程就好像邀请大家一起来经历一次我在意大利的童年。同样,其他人也会分享一些他们自己的夏日回忆,这是很特殊 很具有自传性质的。我就问了我们的故事创作者和编剧,他们的儿时记忆是怎样的?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有时那段回忆就是无聊的,因为我们在夏日有大把时间。所以我们希望可以注入一种思乡的夏日感,还有关于朋友和友情的东西。为什么我们通常会和自己的好朋友如此不同?这是我们想要探讨的问题。总之,能在制作电影的过程中,带大家进行这样一个小旅行是非常愉悦的;现在,我们要邀请更多的人通过这部电影,探访意大利。

 

 

 

Mtime:那些片中的意大利手作冰激凌和其它精致的食物,是来源于你的记忆吗?

 

埃里康:必须的。如果你向意大利人寻求一些旅游攻略,那我们会给你一大串需要尝试的美食清单。很幸运我们的冰激凌很好吃,我是个十足的吃货——很多地方有香蒜酱,就是那种绿绿的酱,源自热那亚……很多好吃的,我们也非常重视饮食文化和传统,也自然想要通过这部电影传达出来。可能就是想让大家在看的时候饿一点!

 

Mtime:这一切都发生在疫情之前,那时候大家还可以自由在世界各处旅行时,但是在制作过程中,你们需要时常线上工作吗?

 

埃里康:是的,你猜的没错。事实上,这部电影酝酿了有四、五年,光是故事就构建了很久,这期间我们穿插了几次小旅行。正当我们要开始拍摄时,疫情来了。这简直是最坏的时机了,我们当时想,在这种情况下到底要怎样完成这部电影?当时我们甚至不确定能不能赶上日程安排。不过没多久,大家就开始想出各种解决方法——最开始,我们觉得让演员配音是个大问题,于是我们给演员们寄了iPad和麦克风,让他们可以在录音时同时进行Zoom录制。

 

这需要一些创造力,有时甚至很艰苦,因为有时候他们开始录音很久了,却忘记按“录制”键——这就让30分钟的“表演”一去不复返。这些都是我们遇到的一些小波折,但正因为这很难,才让这个合力完成的过程感觉更好。挑战越大,解决之后就越欣慰。那就是我们的一线曙光,也让我们感受到了彼此间的同志情谊。我们常说,我们可以每天通过屏幕观赏意大利风光!这也算个好事吧。

 

导演特意提到的香蒜酱

 

Mtime:在疫情前,你有没有机会与雅各布·特瑞布雷面对面合作一段时间?

 

埃里康:有的,我们很幸运可以见到两三次,我们要见面。如果要一同合作导演、出演一部电影,那么真正认识彼此是十分重要的。他(雅各布)真的很专业,与他会面很愉快。我很感激我们能互通想法。之后,他就在温哥华继续工作了,因为那会儿加拿大没有开始封锁隔离,所以他可以去到工作室录音。但我们就必须在家。

 

遗憾的是,饰演阿尔伯托的杰克·迪伦·格雷泽就是完全相反的节奏了——我们现场给他试了镜,然后疫情就来了。所以他必须在自家衣橱里工作了(笑),还是他妈妈的衣橱,挂满了衣架和毯子那种。虽然他将自己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好,但我们还没机会真正了解彼此。

 

杰克现在长这样了

 

Mtime:最后的录音效果还很不错呢!

 

埃里康:是的!这很有趣,我们用了很多过滤器,来让声音尽可能地清澈,所以质量还不错。我们还做了很多测试,确保听起来不像是在衣橱里录音的,否则就麻烦了(笑)。

 

Mtime:最后一个问题是,据说你的灵感来源是日本影片《红猪》,你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是什么时候?为什么这让你想做一部《夏日友晴天》这样的片子?

 

埃里康:《红猪》的确是我最爱的宫崎骏作品之一,我一直以来非常喜爱宫崎骏。《未来少年柯南》是我少年时期最早看到的作品之一,它也陪伴了我的成长。《红猪》吸引我的一点当然就是,他为了这个片儿来意大利了,故事也设置在意大利!我也正巧很喜欢飞机,我最好的朋友阿尔伯托也超喜欢飞机,他现在真的在意大利成了个飞行员,他也是片中阿尔伯托的原型。所以我就自然而然地爱上了那部电影,我记得是上世纪90年代看的吧,那会儿还是用光盘看的,非常古老。

 

我甚至没有字幕可以参考,但我还是被那些设定、优美的节奏吸引了,那非常与众不同。那会儿我就知道,宫崎骏的电影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能看到的东西,所以这绝对是我的灵感来源是一。本片中小镇的名字Portorosso(就来自《红猪》Porco Rosso),刚开始我们考虑了Portocofino,又想到了Monterosso,这现实中也是一个真正的小镇名,所以我们想整合起来。最后得到了Portorosso这个名字,听起来两者都有点像。

 

导演热爱的《未来少年柯南》

 

——主演雅各布·特瑞布雷专访实录——

 

Mtime:第一个问题想问你,在疫情发生之前,你有没有去过意大利?上一次你去是什么时候?

 

雅各布·特瑞布雷:去过,上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去意大利。那次我是独自去的,也是在我接拍这部电影之前。那段经历很酷,因为我可以学到意大利文化,也可以尝到各种正宗的意大利手作冰激凌。我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法,但真的太好吃了。

 

Mtime:你为这部电影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雅各布:在疫情开始前我就开始录音工作了,当时还可以去到皮克斯工作室。我在那见到了导演埃里康·卡萨罗萨,他带我转了转,给我看了些真实的意大利城市景观,还有这部动画的艺术风格来源、角色的概念等。我还参观了皮克斯工作室,那非常棒。

 

意大利冰淇淋

 

Mtime:所以你好幸运,可以亲自去到皮克斯工作室,而不是100%线上体验。那么在制作过程中,你有没有需要线上工作的时候?比如像现在我们一样,开个zoom会议什么的?

 

雅各布:有的,我那会儿可以去温哥华的一个比较小的工作室。我可以在那录音,同时埃里康和制作人就在zoom线上,这基本是我们完成这部电影的方式。这个过程非常有趣,我很享受与埃里康合作的过程,他是一位非常有趣的导演。此次能参演这部电影我感到非常幸运,我也很期待能与埃里康再次合作。我对他接下来要做的东西感到很兴奋。

 

Mtime:整个制作过程中,你觉得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雅各布:我觉得最难的是学习如何叫对意大利名字。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发音太难了。但我有位发音教练,他帮了我很多,我学到了如何正确发音,这很好玩。

 

皮克斯工作室(美国加州)

 

Mtime:毕竟是学习一门全新的语言。

 

雅各布:是的,这其实非常有趣,因为他们原本想让我带点意大利口音配音,但后来就还是决定用我原本的口音。不过后来,我就只需要把一些特定的词汇、名称发出一些“意大利味儿”。

 

Mtime:这是你第一次出演动画长片作品,这种感受如何?

 

雅各布:太酷了!这其实不是我第一次给动画片配音,但这是第一部长片。我感到非常激动,从中学到了很多。这跟普通表演非常不同,你必须得完全运用声音去表现。

 

处女作《蓝精灵2》

 

Mtime:所以真人电影和动画电影,你觉得哪个演起来比较难?

 

雅各布:我会说真人电影比较难一点,其实这还是取决于具体的电影。从我个人经验来说,我很高兴我能体验两种不同的表演方式,真人电影的话你需要记大量的台词,但动画就直接读就好。

 

Mtime:(笑)听起来这也更有趣。

 

雅各布:是的,非常有趣。跟许多演员合作也非常棒,但如果你跟埃里康这样伟大的导演合作,乐趣会加倍。

 

 

《铁血战士》(2018)

 

 

Mtime:《夏日友晴天》同样是关于友情的,你在配音时有没有借用很多真实生活中的经验?

 

雅各布:有,我绝对在配音时想到了自己现实中的伙伴和友情,并将其融入进表演。我想我是更为现实主义的,所以这可以帮助到我的表演和一些特定的戏份。我想埃里康本人也对此有一些帮助。

 

Mtime:埃里康说过,这部电影是关于夏日回忆的。所以你最爱的夏日回忆是什么?

 

雅各布:我有许多关于夏日外出游玩的美好记忆,从天亮玩到天黑,路灯开启的时候才回去。更小的时候,我经常玩星战光剑、体育活动,还有爬山,跟朋友家人去湖边度假等等。

 

《奇迹男孩》(2017)

作者:隐饮

记者:甄子

编辑:甄子

关键词:   视频夏日友晴天专访埃里康·卡萨罗萨

编辑:甄子

(隐饮 记者:甄子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时光网官方认证机构

本周热读

    8

    8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