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不速来客》窦骁:想演反差大的角色,现在再演《山楂树》就是老腊肉老三了
时光策划 2021-10-26 17:51:25 来源:Mtime

时光网特稿 上周五,由田壮壮监制,刘翔执导,刘翔、龙也编剧,范伟、窦骁、张颂文领衔主演,梁超、胡明、高尚主演,朱珠、蔡鹭特别出演的年度神反转喜剧电影《不速来客》,正式登陆中国内地院线。

 

本片讲述了几位来客意外出现在同一个房间之内,在全然不知彼此对方身份情况下,上演了一幕幕反转好戏,最终揭开层层真相的故事。影片采用非线性叙事结构,在过程中采用断裂、省略、闪回的单一线索的不完整叙事,每个角色都拥有自己独立的叙事视角,让整个故事在不断回环往复中逐渐趋于完整。

 

不速来客
时光评分 7.5
107分钟 - 剧情 / 喜剧 / 悬疑 2021年10月22日中国上映

  11年,曾因和周冬雨一起出演张艺谋导演电影《山楂树之恋》而被观众们所熟知的窦骁,本次突了破以往角色类型,以颓废造型饰演底层小人物,他在影片前后极具反差感的演绎,也让不少观众感到意外。他这次在《不速来客》中还展现出了自己满满的“方言技能”,在普通话和陕北话之间随机切换,成为了充满激情的方言担当。

 

  在影片宣传过程中,窦骁与时光网记者聊到了自己如今如果再来演《山楂树》,就是名副其实的“老腊肉老三”了。他很喜欢这次在《不速来客》中饰演喜剧角色的过程,觉得更有难度,更具挑战,也更有意思,并且详细分享了自己在片场上印象最深刻的场景。提到本次合作的范伟与张颂文两位老戏骨,窦骁更是赞不绝口,说范伟只要一站在那儿,喜剧的感觉就是对的;张颂文强势又专业,鼻子被他撞流血了也不觉得什么,接着拍就完事了。

 

 

 

——《不速来客》窦骁专访实录——

 

Mtime:看过《不速来客》成片后,自己有什么感受?

 

窦骁:这个片子有很不一样的叙事,还有些喜剧成分在里面。本片其实是我一直想去涉及的话题性,社会话题性,所以希望大家可以看到。

 

Mitme:最开始你接触到这个片子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想要拍这个片子?


窦骁:一开始接触到这个剧本,我看完之后觉得很不一样。第一遍还没看懂,因为它就是层层叙事,然后在读的过程中,就会发现人物角色反转很大。我一直以来饰演的角色,可能都是比较阳光比较开心这一类的,那这个就是比较有反差的。

 

Mtime:在拍摄的过程中,你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吗?


窦骁:他是一个说着方言的、送快递的外卖员,我记得比较深的就是它的喜剧成分、喜剧色彩,因为第一次饰演喜剧。我一直很喜欢看喜剧,但是没有剧本找我,觉得我长得不适合演喜剧。嘿我偏不信这邪!我就是希望就能有一个不一样的一个角色呈现给观众吧。

 

 

Mtime:最终的效果觉得怎么样,满意吗?


窦骁:我觉得挺好的,挺好玩的,然后人物形象就是可能会让大家觉得眼前不一样。

 

Mtime:你要是现在再看几年前拍过的片子,会不会有什么地方觉得,我其实要现在再演会不太一样?

窦骁:是,你让我现在演《山楂树》我也不一样,那就是名副其实的老三。那会是很年轻版的老三,现在这个老腊肉老三。就不同阶段饰演的角色都不一样,那现在我体会下来的就是,可以在人物角色上面,稍微有一点点自己的一些创作想法加在里面,之前更青涩吧。

 

Mtime:这回是第一次演喜剧,演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感受吗?


窦骁:喜剧可能往往有可能不是剧本上写的那个点,剧本只能给你一个导读的指向性说,希望在这个点有一个喜剧效果,但是不一定在现场实现得出来。因为它是单一场景,单一线索,所以说喜剧可能真的是在现场即兴撞出来的,演员跟演员之间,导演看监视器之后再跟演员把某一个点加强,然后怎么铺这个哏,最后怎么抖包。

 

《山楂树之恋》时期的窦骁

 

Mtime:你在现场突发的这种表演多吗?


窦骁:我觉得导演给我们这部戏所有演员的创作空间挺大的,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先来饰演一遍,然后他觉得哪些地方特别好笑,会变机位。他也不告诉你,拍出来之后,比如像大家看到的扇巴掌那个镜头,一开始没想着说多么多么搞笑。但是它的镜头一开始跟着我,我是扇着巴掌慢慢慢慢躺在地下跟范伟老师说话,但是拍完第一遍之后,把一个机位就定死了。那时我是慢慢入画,就是特别特别诡异的一个大脑袋进来,跟你说完话之后,哎我再走。过程中都在扇着巴掌,挺好玩的。

 

Mtime:那个是真扇?


窦骁:对,我这么敬业,怎么会假扇?

 

Mtime:自己扇自己什么感受啊?

 

窦骁:节奏主要源于内心的那种张弛力跟控制……内心就编不下去了。扇巴掌也不是为了说刻意喜剧效果,就是因为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必要条件下你得去扇自己。我这个角色是个墙头草,风往哪边吹我往哪边倒,当时是故意在讨好别人,所以他去做的这一系列扇巴掌的行为。

 

 

Mtime:那你觉得演喜剧难吗?演喜剧难还是演正剧难?


窦骁:挺难的,说他难的原因是因为,有时候往往可能那一刻的语言节奏也好,那个点的寸劲也好,很难重复。你刻意地想要去重复,记得你上一条怎么演的,你就一是有预判了,二是你自己都不觉得搞笑。就是你可以自己不笑,但是你一定得知道这是搞笑的一个点,然后观众才会觉得跟你共鸣。否则你按着剧本的词儿生硬地演,中间会少一个那种小小的转折。

 

Mtime:你回来自己再看的时候,自己笑了吗?


窦骁:我笑了,但我笑的点永远不是观众笑的点,我笑点主要源于记忆。就是当时拍这场戏的时候,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有一个点我记得观众没怎么笑,范伟老师给我嘴里塞着烟,然后我一脸蒙圈地看着他,烟也点不着,他就把我烟拿走,拿走的时候那个烟粘了我嘴皮子一下,就是我们啪地一下。我当时笑的是,在现场那个烟粘着我嘴皮子,我是这样舔,舔半天把烟放在上面,一直这样吸凉气。然后记着他在那拍的时候,啪拿掉,这个嘴皮子还疼,然后还这样舔。

 

Mtime:和范伟老师合作什么感受?


窦骁:就觉得很有默契,因为范伟老师的代入感很强。现场拍戏的时候,我一开始想说我应该怎么样,或者那个角色怎么样。但是我发现我在这个片中想去尝试的一些喜剧效果,只要有范伟老师在,不会显得过。就是说哎,什么都很合理。因为当范伟老师给你回馈,他看到你这个东西的反应,然后两个人就这么搭起来了。

 

 

Mtime:那和张颂文老师合作呢?

 

窦骁:张颂文老师就是,你看很强势,他也很专业。我记得有一场戏跟他拍,是打斗的戏,我是拿头部去磕他的人中,结果邦得一磕,拍第一条没事,第二条往前距离多了,结果把张颂文老师鼻血给撞出来了。然后他非常专业,也没事,捂着鼻子继续演。然后起来之后说,“哎呦这个化妆没加血啊,这怎么回事?”然后,“你撞着我鼻子了你知道吗?”

 

Mtime:你觉得在拍整个戏的时候,最难的一场是什么?

窦骁:最难的一场应该是最后一场吧,就是我饰演的马明亮,人物反转比较大,然后在剧中也有一个人物上的大反转。这个反转我就很希望大家看到,就是说,哇,这么一个人还能有这样的样子和形象,是一个墙头草。

 

Mtime:为了演这个快递小哥,这方面有没有做什么准备?


窦骁:练练电瓶车,然后3天不洗头,这头发打绺了。因为我也长期骑摩托,戴头盔,我知道戴一天头盔头发里面很闷的。要是快递员的话,应该是经常戴头盔,就故意把头发弄得比较乱,然后再每天拿发泥去搓个头发,搓成打绺的形状。

 

 

Mtime:这个戏大概一共拍了多久?


窦骁:挺快的,系统地拍了一个来月,基本上都是内景,非常少的外景。

 

Mtime:接下来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项目?还想尝试哪种类型的角色?


窦骁:正在拍摄《欢乐颂》。然后我一直想去饰演角色反差比较大的,不管是化妆外形上,还是人物角色心理,反差比较大就好。

 

Mtime:这个片可能剧本杀爱好者会很喜欢,您平时会玩吗?

 

窦骁:我有玩过狼人杀,剧本杀没怎么玩过。但是就是总结了一下,七个人里边有俩狼,有个骑士,然后有个女巫,女巫不一定是女的,剩下的是平民。

 

 

Mtime:这个游戏如果你本人去玩的话,能赢吗?


窦骁:我肯定赢啊!


Mtime:高手对吧。


窦骁:对呀!但是其实我特别不爱玩剧本杀什么的,我总觉得是我上班在演戏,我下了班还在演戏。

 

 

 

作者/编辑:甄子

关键词: 视频不速来客窦骁专访

编辑:甄子

甄子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时光网官方认证机构

4

3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