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戴安娜的那么多 《斯宾塞》为何不同
时光快讯Mtime 2021-12-03 07:54:13 来源:Mtime时光网

时光网特稿距离戴安娜王妃离开人世已过去24年,关于这个王室成员的影视作品不断面世。或许是巴黎车祸的惨死让人对原本只是八卦人物的她心生一丝同情。世人对戴妃美好的一面记忆深刻,但戴妃毕竟是血肉之躯,她的复杂性和不为人知的一面倒是影视作品关注的焦点。

      去年Netflix原创剧《王冠 第四季》让人们首次看到戴妃暴饮暴食的一面,而今年颁奖季智利导演帕布罗·拉雷恩执导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主演的《斯宾塞》则聚焦她离婚前最后一个与王室共度的圣诞节。斯宾塞(Spencer)是戴安娜出嫁之前的本姓,也是她下定决心出走王室、回归自己本来身份的象征。

 

      影片于9月3日在威尼斯电影节上首映并入围主竞赛单元,最终没有获得任何奖项,不过仍有望冲击2022年的奥斯卡奖。电影于11月5日在美国正式上映,目前北美票房664万美元,全球票房累计1310万美元。影片烂番茄新鲜度84%,爆米花指数50%,MTC(影视专业评论网站)评分76分。

 

在众多关于戴安娜的影视中,《斯宾塞》有哪些不同?

 

      《斯宾塞》从选材上就不同于以往关于戴妃的传记电影,它没有选择再现戴安娜的一生,而是截取了她与查尔斯婚姻中关键的三天,以深入地刻画戴妃的内心世界。

 

      电影的故事发生在1991年的圣诞节,戴安娜驱车前往位于诺福克郡的女王宅邸桑林汉姆宫(戴安娜小时候也住在附近),与皇室成员共度三天的节庆:平安夜、圣诞节、节礼日。此时戴安娜和威尔士亲王的关系早已恶化。在濒临崩溃的三天后,戴安娜下定决心带着儿子逃离这一切。

拍摄地:替代桑德林汉姆宫的德国诺特基兴宫

 

     它也没有什么典型的情节构造。影片更注重戴安娜内心情感的变化而非叙事。可以说,人物的内心情感逻辑成为电影故事发展的动力。

      《斯宾塞》的最不同之处在于强调自身的虚构性。电影从一开始就告诉你,这不是一部标榜真实的关于戴安娜的传记,而是“一个真实悲剧的寓言”(“A Fable From a True Tragedy”)。电影中戴安娜的一系列经历:迷路迟到,在幻觉中看见被杀的安妮·博林皇后,独自探索濒危的童年住宅,去猎场将自己的孩子带走……大多是导演和编剧的想象与重构。他们希望以此讲述一场有关戴妃逃离痛苦、寻找自我的童话。

      编剧斯蒂文·奈特说,很多童话故事以公主的逃跑结束。于是在影片结尾,戴安娜强行带两个儿子从打猎活动中离开,三个人坐在敞篷车上驶离了这个压抑的城堡,跟随收音机唱着整部电影唯一的一首欢快的流行乐——“All I Need Is a Miracle”。银幕上的戴安娜得到释放和解脱。她在肯德基点餐时称自己为“斯宾塞”,从夫姓改回本姓,回归了自我。

      但电影之外的事实是,戴安娜与查尔斯1992年分居,先提出的人是查尔斯。戴安娜并不是主动走出婚姻的一方。1996年两人离婚,1997年戴安娜死于巴黎一场因狗仔队的追逐引发的车祸。

 

影片中哪些情节是真实的,哪些是创作者的虚构?

 

1.桑德林汉姆宫圣诞节的称重传统是真实的

      电影中,戴安娜在到达桑德林汉姆宫后被要求必须称重,离开时要比来时重三磅。这给当时本来就有进食障碍的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在圣诞节大餐前称重是英国皇室的传统,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的爱德华七世时期。人们认为,如果王室成员在节后体重增加了,这表明他们吃得足够好,度过了美好的时光。

      但戴安娜是否在1991年经历了电影中的场景,并没有证据核实。

2.戴安娜饱受暴食症的折磨和自残是事实

      厨房是电影里很重要的场景。皇室厨师不止一次向下级清点着菜单上一个接一个的美食:没完没了的果酱、布丁、蛋糕、馅饼、饼干……这些食物在脑海中萦绕不去,给人带来一种精神压力。戴安娜有几次逃到卫生间催吐;还有一次,她在晚餐前用钢丝钳剪破自己的皮肤。这些画面以一种客观和克制的方式被呈现。

      现实中的戴妃曾长期与暴食症作斗争。1992年,王妃告诉传记作家安德鲁·莫顿,暴食症在她订婚后一周就开始了,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才克服。她是第一个公开谈论暴食症和其带来的羞耻感的女性公众人物,帮助有同样遭遇的女性勇敢地面对自己,消除公众对饮食失调的偏见。

戴安娜贪食以缓解精神上的压力

3.戴安娜看见安妮·博林的幻象

      在电影中,戴安娜找到了一本关于安妮·博林的传记,并感觉到一种联系。戴安娜不时见到安妮的幻象。正是在幻象的引导下,戴安娜扯断了丈夫送的与情敌卡米拉一模一样的珍珠项链,挣脱了束缚。

      安妮·博林是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因叛国、通奸和乱伦的罪名被斩首。安妮被处死后第二天,亨利八世随即与他人订婚,后世的历史学家怀疑安妮是清白的。丈夫不忠和不幸的婚姻,是戴安娜和安妮之间的相似之处。而且她们的丈夫最初都与其姐姐约会过或有暧昧的关系。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现实中的戴安娜意识到两者的相似性。但有趣的是,戴安娜确实是博林的远亲(她是博林的第13个曾孙侄女)。

安娜·博林的幻象

 

4.戴安娜的服装不是完全的复制品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穿着虽然很“戴安娜”,但你很难找出一件完全复刻的服装。电影的服装设计师杰奎琳·杜兰(《赎罪》、《小妇人》)根据戴妃的穿着风格重新设计了衣服,融入一些印象主义的处理,使得服装不会被确切地定位于某一时期。杜兰将戴安娜已知服装的不同部分混合在一起,以确保她的所有服装感觉就像戴安娜王妃可能穿的衣服。

5.两个虚构的人物——桑林汉姆宫的管家和服装师玛姬

      管家(蒂莫西·斯波 饰)给戴安娜造成阻碍,对她不遵守传统和规范的行为发出警告;玛姬(莎莉·霍金斯 饰)则给她爱和信任。玛姬对戴安娜的同性之爱在这里显得有些奇怪和突兀,不知道是因为导演觉得电影有必要“与时俱进”加上这一笔,还是想给戴安娜一种在伴侣和情人身上得不到的爱情。

玛姬与戴安娜

 

饰演戴妃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对戴安娜的演绎无疑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她因这一角色成为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热门人选。然而她最近接受《综艺》采访时,说自己对奥斯卡提名”不在乎“(I don't give a shit)。

 

      克里斯汀没有刻板地还原戴安娜的一举一动,她在理解戴安娜的基础上,保留了部分真实的自己,这在影片后段她的一段奔跑和舞蹈的蒙太奇中可以看出。这也引发了大家对她演技上的争议,有人认为她将谁都演成了”克里斯汀“(或者说贝拉),戴妃的前保镖认为,“在过去10年里所有扮演戴安娜的人当中“,她是最接近戴妃的。

 

小k和戴妃的五官和神态有些相似

 

其它版本的戴妃

 

12.伊丽莎白·德比齐 ——《王冠 第五季》(2022)

 11.艾玛·科林 ——《王冠·第四季》(2020)

10.珍娜·德·瓦尔 ——音乐剧《戴安娜》(2021)

 

9. Bonnie Soper ——《哈里和梅根》 系列纪录片(2018/2019)

 8.娜奥米·沃茨 ——《戴安娜》(2013)

7. 金妮韦芙·奥蕾利 —— 《戴安娜王妃》(2007)

6.Amy Seccombe ——《永远的戴安娜》(1998)

5.朱莉·考克斯 ——《王妃别恋》(1996)

 3.塞丽娜·斯科特·托马斯 ——《戴安娜:她的真实故事》(Diana: Her True Story) (1993)

 2.Nicola Formby ——《宫闱秘辛》(1992)

1. 卡罗琳·布利斯 ——《查尔斯与戴安娜:皇室爱情故事》(1982)

 

      克里斯汀在采访中谈及自己对戴安娜的理解:我认为她是如此迫切地想要被理解,她在历史文化中占据的是一个如此讽刺和悲伤的位子。我觉得我们如此迷恋她是因为我们很早就失去了她,我们只想知道更多,但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更多。

   

     (作者:Rica)

 

时光快讯Mtime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时光网官方认证机构

15

11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2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