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小说家、报人金庸去世 享年94岁

2018-10-30 19:30:01
华语情报 发布的文章

  时光网讯2018年10月30日下午,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在香港养和医院病逝,享年94岁。


  有人说过,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小说。金庸本名查良镛,1924年生于浙江海宁,原本立志成为外交官,但因时局变化被重庆中央政治大学劝退,转而进入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学习国际法。因为英语流利1947年进入《大公报》当翻译,1948年因调入《大公报》香港分社工作而开启了媒体人生涯。

  最初查良镛并未放弃过外交官梦想,曾在东京审判大法官梅汝璈赏识下,一度回到北京,谋求在外交部发展,但他发现自己在新时代发展可能性不大,于是返回香港。

  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10月,已81岁的金庸离开香港,往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取得历史硕士学位,2010年取得博士学位。2009年开始,注册入读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课程,但没有取得北大博士学位可能性较高。

年轻金庸

  1950年代初,金庸也曾进入过电影圈,他曾与左派的长城电影公司合作,他编剧的笔名是“林欢”,先后创作过《绝代佳人》《兰花花》等电影剧本,甚至还参与导演过《王老虎抢亲》

  这部《王老虎抢亲》的女主角是大明星夏梦,金庸曾说:“西施长什么样不知道,不过她至少要有夏梦之姿,才算名不虚传。”夏梦就是金庸的梦中情人,据说,金庸小说中的小龙女、王语嫣就是以夏梦为原型的。

  夏梦于2016年10月30号仙逝,和金庸的忌日同月同日。

  1955年,金庸在《大公报》连载长篇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这是他的首部武侠小说,故事源自于他家乡海宁流传的一个传说,民间流传说海宁陈阁老(退休的朝廷重臣)的儿子就是乾隆,是雍正用女儿把陈阁老的儿子调换而来。由此引发了一场江湖和朝堂的血雨腥风。

  1959年,金庸创办《明报》之后,开始在《明报》上连载《神雕侠侣》,这是他在《明报》上连载的第一部武侠小说。金庸创作的最后一部武侠小说《鹿鼎记》也是在《明报》上连载完成,从1969年10月连载到1972年9月,连载时间超过3年,至此便正式武侠小说封笔,之后没有新的武侠作品,不过几十年来他陆续参与了过往武侠小说的整理和改写工作,并且小说畅销至今。


金庸和夏梦

  金庸一共创作过15部武侠小说,其中12部长篇——《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射雕英雄传》《雪山飞狐》《神雕侠侣》 《飞狐外传》《倚天屠龙记》《连城诀》《天龙八部》《侠客行》《笑傲江湖》《鹿鼎记》

  两部中篇——《白马啸西风》《鸳鸯刀》。

  一部短篇——《越女剑》

《沧海一声笑》演绎金庸江湖

  金庸用自己小说书名的首字创作过一幅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除了《越女剑》之外,囊括了他的武侠小说。也有人指出他的这幅对联不押韵,他笑着回应说:“只是即兴之作,而且当初写小说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后来对联这件事。”

  在《明报》的岁月,金庸除了连载自己创作的小说之外,还发掘了古龙、温瑞安等小说名家,一同在《明报》连载小说,开启了华文武侠小说的一个黄金时代。

    金庸当年在《明报》连载武侠小说闻名海内外,他其实在《明报》上还坚持写社评,针对社会热点和时政发表评论,他曾经说过:“我办《明报》的时候,就是希望能够主持公正,把事实真相告诉给读者。”金庸在《明报》上的社评一写数十年,写社评的热情比武侠小说似乎更甚。

  《明报》在金庸的经营之下逐渐风生水起,《明报》后来在香港上市,发行价仅港币1毛钱,但当天收市的时候已经涨到2块9,金庸表示:“文化就是无形资产,《明报》上那么多知名作家和记者,他们提升了《明报》的价值。”

  据说,在《明报》业务的黄金年代,每年盈利可达上亿港币。可见,金庸除了小说家的身份之后,还有一个身份是报业大亨。

  1989年,金庸卸任了《明报》社长一职。1990年代初,金庸将《明报》集团出售,算是正式退出了商界。1995年前后,金庸决定再创业,准备开始写历史小说,但没想到心脏病突发,经历过一次大手术之后,金庸已无力再进行长篇小说的创作,只能放弃历史小说的计划。

  1999年3月,金庸出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这在当时的内地引发轰动,不少年轻的学子都是金庸小说的粉丝,立志报考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当然,成功的极少。2007年,金庸辞去了浙大人文学院院长一职,当时金庸已经83岁高龄。

三联版金庸小说

  金庸的武侠小说经过多次修订,他的小说在报纸上连载完成之后出版成册,把小说集结成册的过程中,就有很多修改,在《射雕英雄传》还会删减角色,在集结成册之后,就改动甚少。中国内地1994年由三联出版社发行的金庸武侠小说全集,是内地第一次完整出版的金庸武侠小说。



广州版金庸小说

  2009年,广州出版社出演了全新的金庸武侠小说全集,金庸在此前在“三联版”的基础上进行了较大的改动,《神雕侠侣》中的人名,《鹿鼎记》《天龙八部》里的结局等等都有改动,这也是金庸对其武侠作品的最后一次改写。


  2018年10月30日,金庸先生走完了他的一生,他留下来的文学财富,将会持续在华文世界流传不息。

金庸改编影响华人银幕这些年

1、初露峥嵘——老电影时代 
时期: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开始    

  金庸小说的影像化,起始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开始在大银幕初露峥嵘。香港峨嵋电影公司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1958年将《射雕英雄传》拍成了2集的粤语长片。该片由香港著名导演胡鹏掌镜,曹达华、容小意主演。拍摄时,金庸的原著小说甚至还未成册出版。同年,李晨风改编了金庸的另外一部作品《碧血剑》。  

  无论是金庸的小说还是电影作品,都在彼时收到了关注。峨眉、豪华、福禄等影片公司及至后来的影坛霸主邵氏,都看到了金庸作品的传播价值。六十年代初,《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鸳鸯刀》、《飞狐外传》也被香港峨眉陆续改编。香港豪华影片公司和福禄电影公司紧接着改编了《倚天屠龙记》等若干电影。

  不过这时期的金庸电影制作平平,反响并不大。以内地舞台为主,建构在庞大家国历史背景上的金庸作品,不及南粤本地英雄“黄飞鸿”更受片方和观众青睐。 

 2、小荧屏新纪元——TVB的崛起 
时期: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    

  1967年,邵氏兄弟创办TVB,开始涉足电视业。金庸小说的影像化开始受到重视,乃至之后获得成功,都是从这个时代开始的。邵氏先是再度影像化了《倚天屠龙记》等作品,接着直接将目光投向小荧屏。    

  1976年,TVB的首部金庸作品问世,是由郑少秋、汪明荃主演的《书剑恩仇录》,在香港获得了强烈反响。接着78年,依旧是郑少秋、汪明荃主演的《倚天屠龙记》也大受欢迎,金庸的故事在小荧屏开创了新纪元。    

  金庸作品改编的共举时代贯穿整个八十年代,港台影视风靡并铸造经典。在金庸的小说还在不断被改编为电影的同时,香港的佳艺、无线、亚视,以及台湾的中视、台视,相继将金庸小说改编为长篇电视剧。人们所熟知的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就出自这个时代,并成为金庸迷心中永远的经典。 

3、武侠的繁荣——新人辈出 造就大师 
时期:上世纪八十年代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金庸作品与古龙、梁羽生等人并驾齐驱,造就了武侠小说圈的繁荣,也影响了当时的影视界。六十年代末,李小龙的功夫片风行海内外,香港涌现了很多新锐的武侠电影大师,如罗维、楚原、张彻、胡金铨、刘家良、袁和平等,而为他们提供改编素材的就是金庸、古龙、梁羽生这几位小说家。    
  在邵氏,张彻可能是翻拍金庸作品最多的,仅《射雕英雄传》就拍了三部,还有《神雕侠侣》、《侠客行》、《飞狐外传》和《碧血剑》等,而且张彻的代表作《独臂刀》其实也是从《神雕侠侣》里杨过的故事演化而来,只是不算直接改编。    
  楚原也执导了三部《倚天屠龙记》,这个时期值得注意的还有1987和1988年,许鞍华导演改编的两部《书剑恩仇录》(上部《江南书剑情》,下部《戈壁恩仇录》)。

90年代港片武侠新浪潮的领军人

4、迎来颠覆——香港新武侠电影浪潮 
时期:上世纪九十年代    

  随着电影工业的发展,影片的拍摄水平和技巧也随之进步,武侠片随之获益。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迎来新武侠电影浪潮,金庸作品至此真正大放异彩,许多影响当代武侠迷的作品,也是出自这个时代。    

  1990年,徐克与胡金铨合作的《笑傲江湖》拉开了新浪潮的大幕,连同主题曲《沧海一声笑》一同成为经典。徐克继续爆发,1992年又推出《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1993年《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后面这两部作品都由林青霞领衔主演,令徐克式的炫目视觉奇观震撼影坛。    

  随后,王晶携手周星驰,打造出癫狂喜剧《鹿鼎记》和《鹿鼎记2神龙教》。还有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和同时套拍的刘镇伟《东成西就》,一个故事玩出两种完全不同的花样。90年代的香港导演把金庸电影拍出了鲜明的个人风格,当然很多改编也和原著迥异,甚至相去甚远。


这部《书剑恩仇录》才是大陆拍摄的首部金庸剧

5、寻找新大陆——踏足内地 
时期:九十年代中期   

  无论是大银幕还是小荧屏,自香江涌来的武侠浪潮也席卷了内地。许多内地影视公司瞅准机会,加入了改编队伍,并赢得了主流观众。1994年由黎学文导演、黄海冰主演的《书剑恩仇录》成为首部由内地拍摄的金庸剧。    

  金庸的内地改编作品中获得较大影响的,还是“大胡子”张纪中。他先后改编了《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碧血剑》、《鹿鼎记》、《倚天屠龙记》等多部金庸剧,秉承忠实原著的写实特点,着重体现侠客精神以及大气磅礴的武侠世界,获得了关注也引起了争议。 

 6、求新求变——新口味接地气 
时代:二十一世纪    

  进入二十一世纪,五十年后再拍金庸剧,忠实原著是一方面,求新求变也成为新一代影视制作团队的挑战。张纪中之后,赖水清、于正也对金庸剧进行了改编,口味更加清奇,寻求大众化和接地气。    

  于正的作品的角色在造型上寻求年轻化,采取了各种现代配饰和大块撞色设计。故事线则重情爱纠葛,轻国仇家恨,这种改编倒是吸引了不少女性观众。赖水清的两版《倚天屠龙记》改编得都中规中矩,也增添了不少新想法。不过最新版的《天龙八部》不知是否算马失前蹄,造型、剪辑、节奏和角色把握都受到了质疑。



那些改编过金庸的导演怎么说

徐克:“金庸不想让林青霞演东方不败”    

  我在《笑傲江湖》系列里面本来设定了四个人物,只拍了两个,后面两个人物就没有拍了,整个《笑傲江湖》系列就停下来了。金庸先生觉得我对他原著的东西做了很多改动,不大高兴。小说《笑傲江湖》里面人物很多,几十分钟的电影,如果真的是照那么多人物拍的话,可能会弄一大堆东西进去,没有办法把一个故事理清楚,我就删人物。我觉得可能金庸不会让我拍了,他很气我,每次见我都咬牙切齿的。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考虑拍《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第一个理由是大家都认为这种题材没办法拍成电影,第二个理由是金庸先生来找我,说:“徐克,当初我写《东方不败》时,不打算让林青霞饰演这号人物,我希望是由某个不像林青霞的人来演,你这是错误的决定。”在我看来,这的确就是林青霞的角色,我认为她相当合适。那我该怎么办?我该找个男演员来演女人吗?我知道该怎么拍,这会是一部与众不同的电影。


王家卫:武林高手有没有感情生活?    

  以往的武侠电影,矛盾总纠结于谁的武功最高、门派之争等等内容,这是最重要的吗?武林高手们打来打去,身上穿的衣服还是一尘不染的,他们有没有感情生活呢?我拍武侠电影,就是想以《半生缘》的角度,把金庸和张爱玲放在一起会怎么样,这些造就了大家今天看到的《东邪西毒》。     

  拍《东邪西毒》要多谢徐克,因为徐克的《东方不败》带出一股风气,让武侠片流行起来,可以拿到很大的投资。我想这之后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我要把自己理解的世界放进去。《东邪西毒》里有金庸,有古龙,不仅有中国的武侠,还有美国的西部片——西毒欧阳锋那种永远回不了家的感觉,就来自约翰·韦恩的一部电影。《东邪西毒》是我的武侠辞典,把我的青少年感受都放了进去。     

  拍《东邪西毒》,是我第一次当制片人。那段时间,我就像个旅行社的老板,每天从香港把那帮演员接到西安,或者太原,然后坐8小时车到榆林。如果那时候没有勇气,没有独立的精神,我不会变成后来这样。记得离开香港进组的那天,我跟太太说,我一定要拍完,否则我的钱就回不来了。



张纪中:我拍金庸最多,不乱搞男女关系    

  金庸先生作品表达英雄情怀,不是乌七八糟男女关系的戏。如果我们只是拍他的男女关系,那是纯粹的言情小说。他写的这种新武侠小说是振奋民族精神、发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精神,我觉得在他的作品里面都体现出来。令狐冲也好,乔峰也好,杨过也好,红花会也好,他们都在诠释一种中华民族的仁义礼智信,这些道德精神是武侠剧在今天仍然有生命力的真正原因,而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类型剧。但现在庸俗化的问题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它是一个趋势。电视台要赚钱,有收视率就播了嘛。     

  我拍了七部金庸剧,应该算是全世界拍金庸剧集最多的一个制片了。将来有没有人能超过我不知道,不过至少十年之内,我相信不会有人能超过。

于正版东方不败彻底变成了女人,并和令狐冲相恋
 
于正:创新就要踩线,我不想气死金庸    

  改编金庸剧的时候,我自己挺兴奋的,我新加入的内容可能只有30%,但这30%已经引起轩然大波。我说过创新一定要踩线,踩线一定要挨骂,总得有人要走出这一步嘛。     

  比如《笑傲江湖》,我在里面要找到我的兴奋点,我的兴奋点是东方不败,那没有办法。写这个戏的时候,看金庸老师作品的时候,我觉得里面有很丰富的意义。所以我把东方不败放大,你看东方不败已经得到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武林第一,但还渴望得到一份正常的爱情。     

  做改编的时候,我不是说想气死金庸老师。说句实话,《笑傲江湖》,于正不是第一部,也不是最后一部,这只是一种尝试,将来会有更多更好的东西。

赖水清版的《天龙八部》请了韩国人演段誉 招尽吐槽

赖水清:让金庸剧的节奏快起来      

  现在对金庸剧的翻拍越来越多,导演接到项目以后本能的反应就是“怎么能拍的不一样”,因此大家越来越重视视觉上的创新、快感,对武侠精神和人物的灵魂探索越来越少了。金庸的小说有它的高度,我们不要去颠覆,只要在一些能够让我们创新,能够让我们再上一层楼的空间里去发挥。     

  我一直很敬重金庸先生,我说金庸跟古龙就是武侠世界里面的一刚一柔,就好像太极一样,两位都是宗师。金庸的作品我一直用很认真、很尊敬的态度去处理,我是非常反对随便去拍他的东西。金庸的东西有非常浓厚的中国人文观念。他在侠义、人情、道义上强调得很浓烈,他的文献水平、知识的丰富度,他对武功的描述、对医学上的认知都是非常经典的。
对这些导演,金庸自己怎么看?
  金庸:人们喜欢我的小说我很开心,或者喜欢某个电视剧、电影里的角色记住了我。我认为娱乐性很重要,能够让人家看了开心、高兴,我觉得并不是一件坏事。小说离开了娱乐性就不好看了,没有味道,我认为这是一种创作的失败。但我也清楚,我的小说并不是多么重要,它还是一种娱乐性很强的消遣读物,是不能和胡适和陈独秀的作品放在一起比较的。   

长城影片公司:苏诚寿、查良镛(即金庸,当时化名林欢) 沈天荫、李萍倩、胡小峰;后排左起:查良景、黄域

谈徐克

  我不喜欢徐克,他不懂武侠,把《蜀山剑侠传》拍得不知所云。而且把我的小说《笑傲江湖》瞎改,把东方不败由男人改成女人,并用一个女人来演,而一个男人的变性,在性格上是会有变化的,这个过程是缓慢的、复杂的,有变化的、有过程的,是不自愿的,并不像电影里表现得那么简单。他后来还要买我的小说拍电影,我说朋友还是做,但是小说不卖给你了,合作的事情不做了。   

谈改编    

  两岸三地拍电视剧我不关心,他们追求什么样的风格,和他们的市场有关,跟我没有关系,人家喜欢拍就拍,我只关注电视剧是否忠实于小说原著,这一点我比较在乎。张纪中的性格很豪爽,有侠客之气,我和他很谈得来。在目前的电视剧改编当中,中央电视台还算是不错的。本来《笑傲江湖》的版权我只要了他们一块钱,完全是象征性地卖,等于就是赠送的,结果电视剧令我不满意,所以《射雕英雄传》就不送了。

关于金庸 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数量 ——“倚天”为改编最多之作  

  据可查数据统计,金庸作品改编及衍生出的影视剧共117部(包括已拍摄未播映,电影上下集以2部计算),其中《倚天屠龙记》16部,《射雕英雄传》15部、《神雕侠侣》14部(另有1部动画片),《笑傲江湖》、《鹿鼎记》与《书剑恩仇录》均有11部之多,《碧血剑》和《天龙八部》各8部。   

版权 ——1块钱赠央视  

  金庸的小说版权被卖得很多,大陆、港澳台乃至新加坡,其中只有一次他以“1元”的价格将自己的小说卖给央视,名为“卖”,实为赠送。这一次“买卖”成就了2001年央视版《笑傲江湖》,开启大陆影视公司拍摄金庸剧的序幕。


《功夫》中元华和元秋饰演包租公、包租婆,绰号杨过、小龙女

慈善 ——《功夫》版税全部捐

  拍摄电影《功夫》时,周星驰给了金庸6万元版税,因为用了金庸小说里的很多典故和人名,比如杨过和小龙女,还有一阳指等等。周星驰主动找金庸给的版税,金庸拿到了版税,随后就捐给了慈善机构。

年轻时的金庸和他的女神

女神 ——一度痴恋夏梦  

  金庸年轻时候的女神为长城影片公司的当家花旦夏梦小姐,为追求女神他曾化名“林欢”进入长城作编剧。据称金庸小说中多位经典女性的原型都是夏梦,黄蓉、小龙女、周芷若和王语嫣的身上都有她的影子。夏梦于2016年10月30号仙逝,和金庸的忌日同月同日。

男主 ——黄日华演得最多   

  巨星如梁朝伟、刘德华、古天乐等人,他们在大众视野中首次蹿红都是从金庸剧的男主开始。演员黄日华饰演过最多金庸剧中男主,包括袁承志、郭靖、萧峰、两版虚竹,胡一刀和胡斐。此外他还演了一部根据金庸小说衍生的电视剧《剑魔独孤求败》,在其中演独孤求败。   

爱情 ——金庸最满意刘德华与陈玉莲  

  金庸擅长写情,他笔下许多段痴恋如今都已经成为经典,比如萧峰与阿朱的“塞上牛羊空许约”,可以在任何论坛掐翻十页的“张无忌究竟爱谁?”,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杨过小龙女这对师徒生死恋。金庸最满意的杨龙恋版本是83年刘德华与陈玉莲的演绎,老爷子认为他们最还原原著精神。

这是蔡澜为倪匡和金庸拍摄的生活照 三个人是毕生挚友

朋友 ——四大才子 生死之交  

  金庸与蔡澜、倪匡、黄霑并称“香港四大才子”。倪匡、蔡澜和金庸交情甚笃,1977年张彻导演拍摄《射雕英雄传》,就是由倪匡编剧、蔡澜监制。

  而黄霑与金庸的交情则很微妙,两人做过几十年好友,却因性格不合多次争执,最终在97年选特首时由于政见不合闹翻。黄霑曾在金庸开办的《明报》上写专栏,他也多次给金庸作品改编的影视剧撰写主题曲,其中为电影《笑傲江湖》所作的《沧海一声笑》更是脍炙人口。2004年黄霑离世时,曾有媒体在第一时间采访到金庸,他一言不发、黯然神伤。

海内外各方回应
印度明星阿米尔·汗




“我非常遗憾地听说金庸去世的消息。他的小说《鹿鼎记》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我几个月前刚刚读了。我多么希望我有机会见到他。他带给几代人欢乐。我是他的大粉丝。

我想对他的家庭致以深深的哀悼。祝他在天堂安息。Love and respect。

阿米尔。”

刘德华(曾在1983年tvb版《神雕侠侣》中饰演杨过)

“金庸老师是一个武侠小说世界的奇人,自己能够演出他笔下的角色杨过是一个缘份。当年成立“天幕”的创业作《91神鵰侠侣》也是金庸老师将其小说作品《神雕侠侣》给他的电影命名。其实一直以来都有关心他的身体状况,他的离世绝对是武侠世界的一个大损失,愿他一路好走,其家人亦能节哀。”

倪匡,与金庸齐名的香港“四大才子”之一

港媒致电倪匡,倪匡不断反问:“哪里来的消息,我不知道啊。”倪匡坦言并未收到金庸家人的消息,两人已有半年未见面。记者追问为何这么久不联系,倪匡回答:“他一直生病啊,老人病,90几岁,之前话都不能说了,字也不能写了,他病了很多年,人老肯定生病。”并且再三叮嘱说:“去世的消息并不出奇,但一定要证明真假,传谣过好几次,十年来传过三次了。”

记者表示已证实金庸先生死讯,倪匡低叹。问到两人相处最难忘的事?倪匡说:“他的小说,古今中外第一人,为人好到不得了,他出报纸找我写稿,认识他差不多60年,我们一直是朋友,各方面都投契。”    

对于金庸先生离世,问到对文坛是否损失巨大?倪匡说:“人一定要去,他的作品永远在这里,他就算活着,都没有能力继续写作了。我不讲啦,我都好大年纪,就这样……”

温瑞安,武侠小说作家,曾受金庸提拔

手书“天下无双,不朽若梦,金庸笑傲,武侠巅峰”、“ 独孤不朽,令狐无敌” 悼念金庸。





温瑞安与金庸

黄晓明:“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小时候我的武侠世界就是金庸先生创造的世界,我读过的第一本武侠小说、看过的第一部武侠电视剧都是金庸先生的作品。主人公们武功高强的同时也有自己的准则,他们执着、善良,还有那种无法打败的精神。这些都对我们人生观,我的事业有着深远的影响。金庸先生去了天堂,但他的侠客精神将永存人间。

胡军:这是在金庸老先生家我们@黄晓明 @一号立井 @张纪中 给他过90岁生日的那一年。临走,金老先生非要送我们上电梯。在门口的这一挥手竟成了永别……金老先生,您一路走好。


金庸90岁大寿之际,张纪中、胡军、黄晓明、李亚鹏曾去香港金庸家拜访

泽东电影官微(王家卫公司):“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可以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忘记。”  谢谢您,金庸先生。

王家卫作品《东邪西毒》,取材自《射雕英雄传》

林志颖:身为一个演员,能够演出到好的剧本是非常荣幸的,在2003年参与金庸大师《天龙八部》作品,谢谢段誉这个角色带给我的信心、能量,感谢金庸大师写出这么棒的文学,虽然与我们告别了,相信您的文学作品、好戏会永流传,未来让我们在这些美好的作品里继续怀念、缅怀你。 ​​​​

刘涛:谢谢您笔下的阿朱,让我感受到了那些奋不顾身的一往情深,豪情万丈的侠义心肠,您书写了一个时代的传奇,大师千古,江湖再见。

刘晓庆:今天,10月30日,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先生走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定格绝响。虽然大侠离开了江湖,但金庸的名字同曹雪芹、巴金一样,变成了文学,成为了永恒。 ​​​​

陈思诚: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唯叹今生未谋面,愿识来世杯酒间。先生千古,江湖再见,这辈子怎样也要拍您一部,一尝所愿。 ​​​​

张泉灵:想起小时候在被窝里打手电看金庸的时光了。一本书后面一个班排着等。我在他的世界里,爱过活过笑过。于是,老先生也在我的心里,来过活过爱过笑过。 

陈一冰:"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每一套书都读过十几遍……谢谢您让我认识了另外一个世界!金大侠 一路走好 就此别过。

张纪中:先生不会走远!武侠永存世间!痛不能当!  

李若彤(经典版小龙女):忽然收到这消息,感觉茫然……他笔下的小龙女给予我一切一切,我俩虽未曾遇上过,对他却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和尊重, 谢谢你创造了这角色, 而我这生也有幸曾扮演过。查大侠,一路好走!   

陈妍希(曾饰新版小龙女):我最爱的作家金庸老师,谢谢您的书陪伴着我在高中大学无数个白天夜晚,教导我侠义精神。有幸演出您书中的角色,找到人生的挚爱,走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也感恩有这缘分。虽然未曾有幸与您见面,但您始终在我心中。一路走好。  

邓超(曾饰演张无忌):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  

陈小春(经典版韦小宝):小宝就此别过,查大侠走好。  

应采儿:阿珂送过大侠。  

小陶虹:金庸先生也走了……您创造的那个江湖,我也曾是以“纪晓芙”之名,走过一趟。如今,您荣耀的走完了您的“江湖”,愿您一路走好!  

任贤齐:刚刚得知金庸先生辞世 心中万分不舍!感谢大师为我们留下精彩的著作 丰富了想像中的武侠世界 树立了现代金学的典范。愿他老人家在天上一切安好! 

周迅官微:先生登仙而去。  

苏有朋: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张晋:作品影响了几代人,给了无数人奇妙的武侠世界。金庸,大师。  

马思纯:这天下,武功最高的,是时间。  

陈晓东:这阵子,敬佩的长辈们哥哥们……太悲伤了。尊敬!  

王力宏:笑傲天堂,金庸大师一路好走。

全部评论

本周热读

    1

    168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