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盛夏未来》为何有人「吃到翔」有人「甜掉牙」?

2021-08-03 10:55:13
逐年追影 发布的影评 8.0
盛夏未来

盛夏未来(2021)

7.3

类型:剧情/青春

 

《盛夏未来》的评价现在分成两个阵营。

好评的一方如是说。

▲这是国产青春片崛起的征兆,

▲没有堕胎,校园暴力,狗血爱情

▲干净的故事,普通人的青春,

▲国产青春电影里的一股清流。

差评的一方如是说。

▼看了恶心

▼像是吃了翔

▼后悔走进电影院

▼拉黑陈正道,再不看他的电影。

争端的起因是。

吴磊扮演的男主,郑宇星的性取向

我推测,男主喜欢同性。但是导演不承认。

 

 

少男(吴磊 扮演 郑宇星)和少女(张子枫 扮演 陈辰)在游泳池戏水。泳装、胶原蛋白和肌肉,让夏日里的荷尔蒙浓度飚到最高点。

就在这个「甜掉牙」的节骨眼上,陈正道悄咪咪给观众安排上一记暴击。

小个子的张子枫站在大个子吴磊身前。他们抬头仰望的是一副顶天顶地的巨幅海报。

张子枫的身高只能从海报底下的MING艺术字体看起(男主爱人是一位DJ,MING是TA的艺名)。

张子枫向吴磊确认,海报里的人,是否就是吴磊的爱人。吴磊肯定。

张子枫仰头朝上看,镜头停在了MING的领口,张子枫看到了MING的脸,观众看不见。我们能看到的是,张子枫的表情变得凝重。

我猜测,姑娘八成是不开心了。海报里的小姐姐MING太漂亮,张子枫因为自觉不如人家而沮丧。

吴磊出其不意,精准补刀。他在张子枫身后耳语,“现在你又欠我一个秘密了。”

前面的剧情里,张子枫为了安慰吴磊,她提议,用自己的一个秘密,交换吴磊的一个秘密。

吴磊的耳语,暗示张子枫,你看见的是我的秘密。张子枫表情从凝重变为震惊。

这时候我悟了。陈正道,我以为他这回不打算夹带私货了,结果是我天真了。

 

 

瞬间,我回想起,吴磊和张子枫结伴,在深夜离家出走。双方父母发现后,吴磊他爸,信誓旦旦对张子枫父母说,儿子不会把姑娘怎么样的。那份气定神闲和笃定。太有内涵了。

然后我快速的回想了一遍前面的剧情,吴磊从没说过MING是女的。都是旁人传言吴磊有个大他八岁的女朋友。

出了影厅,我相查询主创对此的说法。结果是,陈正道在首映礼上明确表示,男主的情人是男性这件事是观众想多了。

我回想吴磊提到MING的时候,字幕用的是女字旁的她。而且MING出境时,是一个模糊的远景,MING身穿一件肥大的黑色卫衣,蒙了个严实,身影难辨男女。

我看明白了,陈正道这是夹带完私货,还拒绝承认。

上周《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后,我就写影评预测,国产电影中,同性之间友谊的蓝海开始泛红了。

 

 

《盛夏未来》和近两年的青春片相比,确实大不相同,且进步显著。

近年来的青春片,有些我称他们是“真正的青春片”,另外的一些,我称他们为“冒牌青春片”。

关于怎样是真正的青春片,在我的这篇“研究向”长文里,有所阐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

 

《盛夏未来》和真正的青春片比,更欢乐,更柔和。跟那些冒牌青春片比,就是真假青春片的区别。

《盛夏未来》里,陈正道借着吴磊和张子枫的嘴吐槽冒牌青春片。

张子枫用青春片的狗血恋爱桥段套路吴磊。吴磊不买账,说自己最讨厌青春片。张子枫表示自己也不喜欢青春片。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连青春电影都看不爱看青春电影了。陈正道的吐槽是有底气的,他抓住了青春电影的精髓。

 

 

十几岁的时候,三姑六姨座在一起,议论我们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天上一句地上一嘴,孩子们的事,在她们眼里,哪个不是顶重要的大事。

不论她们给我们做了多重大的人生决策,都得给这句话让路。

“哎呀,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高考够重要了吧,也不能误了长身体的事。

青春的主题有且仅有“成长”。其他的主题再宏伟,也都是小标题。

这个成长,不光是硬件上的,还包含软件上的。长个儿是硬件,心智成熟是软件。

电影通常都爱关注软件方面的成长。

爱关注硬件成长的,是青春期生理卫生科教片。

您说了,我到八十岁心智也能再成熟一次,那不叫青春片,那个叫《肖申克的救赎》。

有人说《盛夏未来》和其他青春电影最大的区别是不搞疼痛青春,没有堕胎。别逗了,连无痛人流都会疼,青春怎么可能无痛。长个子腿还疼呢。

不疼就长不大,无痛青春很可能导致中年时《飞跃疯人院》,老年时《肖申克的救赎》。

张子枫这么喜欢吴磊,失恋她不疼吗?吴磊挨爸爸一拳,耳朵都打聋了,没有堕胎这不还有致残呢吗?

就像程蝶衣说的,等你挨不计其数的打,流三车五船的汗,就懂了。成长这事,讲得再通透,也是谁疼谁明白。

张子枫因为一场不可能得到的爱,她疼过了,她明白了,她成长了。她不签名谎话连篇的自白书,她跟妈妈摊牌。她选择面对现实,承担后果,而不是用谎言自欺欺人。

其他导演,他们只盯着青春看起来很疼。陈正道不同,他懂得,青春的疼痛,是为了触发成长这道隐藏关卡。青春片的落脚点,是且仅能是成长。

我还是得吐槽一句,要是他不夹带私货,这电影就更好了。

 

 

 

艺术家在作品中夹带私货这件事,本身没有问题。

比如盖里奇,他也喜欢在电影里加同性梗,可是他从不把玩笑开在要命的地方。

陈正道和盖里奇不一样,他的态度很严肃,他夹带的从来都不是玩笑,而是执念,对同性隐喻的执念,还有对营造悬念的执念。最关键的是,他执着于把这份执念戳在故事的命门上。

陈正道在片尾同性隐喻,再加上男主对女主说的那句对白,“要是我能喜欢你就好了”。

这相当于官宣,陈辰对郑宇星的爱,是没有结果的。这是陈正道的一个概念性错误。

有的观众认为这没什么,结果不重要,但是另一半观众却认为结果很重要。

这背后涉及到一条剧作原理。观众不会浪费时间,观看一个毫无胜算的冒险故事。

换句话说,电影的主人公,必须有获胜的机会,哪怕获胜的几率低到微乎其微。

当然观众能接受主人公在冒险的结尾失败。但是绝对不可以从一开始就毫无胜算。

每个故事,本质都是一场冒险,陈辰的爱情故事也是如此。假如郑宇星喜欢同性,并且明确表态,他没有能力喜欢异性。那么,陈辰的这场恋爱冒险,从一开始,就毫无胜算。

“陈正道式悬念”违背了剧作原理。他总是喜欢把主人公毫无胜算这件事当成悬念,留在片尾揭晓。

这么做的结果是一部分观众会觉得受到愚弄。因为,如果他先把话讲清楚,观众可以选择放弃参加冒险。

举个例子吧,“陈正道式悬念”相当于,有这么个人,带着朋友徒步爬上100层楼,一路上给朋友讲笑话,鼓励朋友不要放弃。等到了门口,他才告诉对方,我故意把门钥匙留车里,为的是等到了门口给你个惊喜。

虽然有些朋友很宽容,真的会觉得惊喜,还会夸他很会制造悬念。但是,我劝大伙这么玩儿悬念之前,先确定自己比对方力气大。还有,提前把楼道里的窗户锁严实了。悬念不是这么玩儿的,因为有些朋友真的会动手打人。

 

 

关于正确的做法,我举个例子,比如《灵异第六感》。

故事结尾,男主发现自己是个幽灵。观众突然意识到,从一开始男主就不可能和妻子团聚,但是观众不会生期。

因为从一开始,导演就没承诺让这对夫妻团圆。故事里,男主并没有奢求团聚,他只是求妻子听他讲几句话。

电影的主线故事讲完之后,有阴阳眼的小男孩,告诉男主一个窍门,能让妻子愿意听他倾诉。男主按照男孩的方法做了,睡梦中的妻子听了他的耳语流下泪珠。

男主的期望得以满足,他的冒险胜利了。此时,导演才揭晓,原来男主是个幽灵。

虽然阴阳相隔,聊两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男主仍有一次成功的机会。

相比之下,陈正道的做法是恶作剧,而不是制造悬念。

总是有导演把整蛊视频和悬疑电影搞混,因为两者营造的震惊效果很相似,但是结果却截然不同。

观众喜欢整蛊视频,是因为他们坐在屏幕前看着别人被捉弄。一旦观众成为恶作剧的受害者,他们的反应就和被整蛊的路人一样。

恶作剧的真相揭晓之后,有人选择一笑了之,也有人抡起拳头劈头便打。

文/逐年追影 (一个研究电影的公众号)

(本文版权归作者逐年追影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该影评有剧透

全部评论

6

0

0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1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1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