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啊,走自己的路》:独居老人寻找活下去的意义
赤子 我啊,走自己的路 2022-01-21 13:47:39

日本影片《我啊,走自己的路》,是讲述独居老人的故事。日高桃子,75岁,丈夫早逝,一双儿女都不跟她住。她总是自言自语:“我啊,脑子是不是越来越不好使了,那今后该怎么办,一个人要怎么活下去。”早上躺在床上,电影通过她的替身这样说:“继续睡吧,反正起来也没什么事,反正今天和昨天也没什么两样,躺着也是一样过日子。”去医院,她问医生:“患老年认知障碍,会不会脑子里家乡语言不停的响?”影片总是出现桃子煎荷包蛋、做菜、独自吃饭的镜头;她大把吃着药,贴治腰疼的膏药,去医院看病;她喜欢阅读关于古生物的书籍,所以常去图书馆。导演为凸显日本老年人的生活,几次刻意安排了老年人排队的场景,比如排队看病,排队候车,排队上车,排队阅读……

 

这部电影,根据若竹千佐子60多岁后创作的自传体小说改编(中文译本名为《我将独自前行》),这也是她的处女作,曾获芥川奖。作者通过回忆,讲述自己的生活。小说自言自语,或者说,是人物的心灵对白,而在电影中,导演冲田修一(曾执导过《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从女主桃子分身出三个男替身,他们穿着和她一样的毛线马甲,跟随她,与她对话,他们是她的影子,他们就是她……这种让另一个自我“可视化”“具象化”的表现手法,使得电影有别于现实主义叙事,别具一格。

 

这部以回忆为主体的电影,在过去和现在、现实和幻想中来回切换,很多转场镜头妥帖、自然。比如,打开住屋的门,就是一场假想的桃子75岁特别演唱会,关上门,只有她孤独地吃饭。再比如,电视里播放着筹建奥运场馆新闻,回顾1964年的东京奥运,场景出现桃子(苍井优饰演)年轻时逃婚的情景,她从乡下来到城市,在面馆、居酒屋、饭店打工,认识了周造,然后结婚、生育儿女,成为主妇。桃子原本渴望成为新女性,但逃脱了家庭包办婚姻的束缚,结果又陷进古老生活方式。她认为,“爱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与爱情相比,自由、自立更重要”。但她是不是不爱丈夫?不是,她从不后悔与丈夫在一起。丈夫的去世,她认为,是他留给自己的温柔,是他让自己寻找到活下去的意义,“我会独自一人走下去”。

 

电影里老年桃子和奶奶相遇,现在她变得和奶奶一样老了,她捏着奶奶手上的皮肤,切换的画面里,是小女孩时的桃子,她也捏着皮肤,嘻嘻笑:“像年糕一样。”老年桃子由田中裕子饰演,她三四十年前在电视剧《阿信》里的表演,扬名世界。老年桃子孤独,但有活力;寂寞,但不悲伤,且带着喜感。你看她跳爵士舞,她走路的姿态,她可爱的表情,田中裕子没有让她充满暮气。桃子的儿子从大学辞职后搬去别处,音讯杳无,桃子说:“我当他不在了,这样想会比较轻松。”她明知女儿为向她借钱来探望她,她依然在女儿离开后,盼望着女儿何时再来。小时候,她求奶奶买一条有荷叶边的裙子,奶奶没买;结婚后,她熬夜为女儿做一样的裙子,女儿却不喜欢。她伤心,但又接受了现实。

 

电影有一段将近25分钟的戏:桃子背上背包,带上水杯,行走在秋天的树林里。她感叹:“老头子死得早,孩子们变得疏远了,没想到这个秋天会这么寂寞。”这几乎是她人生的回顾:树丛下,她遇见了年轻时的自己、丈夫和儿女;树林深处,她撞见了她的父母和奶奶;林荫道,她和年轻的丈夫手搀手漫步;山道上,她遇见了童年时的自己;在丈夫的墓碑旁,老年、青年和童年时的桃子,三代同框,眺望着远方……不同时空凝聚在同一画面,使得电影有着别样的意趣。

 

电影穿插许多与远古有关的画面,比如开头出现海洋、丛林、冰川、动物和植物等如同自然纪录片的镜头;桃子笔记本里,灭绝的猛犸象会以动画形式跃出;雪地上,桃子和猛犸象一前一后奇异地同行……当最后面如古猿人的医生,对桃子说出一番话,“生生死死,经历过漫长的时间,然后才有你,生命真是如同奇迹一般”,导演的意图彰显无遗。

全部评论

赤子

影片信息

我啊,走自己的路

我啊,走自己的路

影片类型:家庭

上映地区:日本

上映时间:2020年11月06日

2

0

1

手机购票 方便 实惠
扫描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有害信息投诉举报电话:4006-059-500 举报邮箱:service@mtime.com
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2006-2022 Mtim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715号京ICP备06000714号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65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435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542号